第五章

 
 
給快樂果果王≡   
▪  渦不想結婚,渦走了。    
       ●           ≡閉愛羅



  在那之後,四人還是快快離開了那個鬼地方,而清醒後的畢艾羅果然不記得柴郡貓與兔子、但依稀有目睹了可怕打鬥的印象;而想殺回懸崖找人報仇的白雪公主,卻發現自己再也找不到那個地方,這件事就這麼不了了之。

  樹葉由綠轉紅,整片森林放眼望去全是紅通通的一片,天氣也慢慢涼了起來,白雪公主替畢艾羅王子織了條長及地的圍巾,好幾條毛線都掉了出來,整條圍巾也鬆鬆軟軟的,間隙不一。

  王子與公主,總算是在病態的關係下成為了朋友。

  「王子殿下這個樣子真好看!」黑髮女孩踏在比套在腳上的靴子更紅的落葉上,被踩碎的葉子發出沙沙的聲響,她拎起金髮男孩過長的圍巾,繞到自己的脖子上,「現在的天氣越來越冷,王子殿下肯定也凍得受不了吧?」女孩抬起頭,綠眼精光閃閃,「白雪一定會好好地溫暖王子殿下的……」

  「呃,不、我不會冷啦。」即使相處許久,畢艾羅依舊不習慣白雪如此露骨的愛意,趕緊舉起手擋在身前,「快樂國比蘋果國冷多了,這點溫度算不了什麼。」

  「是這樣嗎?連風雪都無所畏懼的王子殿下,實在是個勇敢又強壯的男人吶!」

  白雪開心地抱住畢艾羅,無視後者尷尬又無奈的神色。

  至於走在兩人身後的矮人尼梅,則是嘴裡小聲地唸著詛咒,他幾乎想把眼睛摀住不看這兩個孩子了。

  三人悠哉地在森林裡閒晃,而這當然不是他們又偷溜出去了,是因在發生上次的事後,為了避免好奇心無法被滿足的笨蛋王子偷溜出去或幹出什麼蠢事,矮人們開了會,決定一週帶王子和公主出去一趟、在樹林內晃晃,每週由不同的矮人陪同。

  「今天的楓葉開得好漂亮,讓人忍不住想高歌一曲呢。」

  語畢,白雪就站到一塊巨石上,高聲吟唱起來。樹林裡所有的鳥兒再聽見悅耳的歌聲時,全數傾巢而出,紛紛朝三人飛了過來,或盤旋於女孩上方、或站在最近的樹枝上、或乾脆降到草地上,共同演出完美的合音,使這場森林音樂會又精采了幾分。

  總算不再被纏住的畢艾羅坐在另一塊小石頭上,忖著白雪公主為數不多的優點之一,就是那優美的歌聲了。

  畢艾羅細數著一隻隻飛來的鳥類,失望地發覺蘋果國似乎是個沒有燕子的國家──好想念快樂國的燕子啊,當初,就是因為燕子的關係,自己現在才會落得這般田地。

  一想到這裡,他不由得難過了起來,沉浸在思鄉的情緒中,久久不能回神。

  雖然在蘋果國有好多好多好多他喜歡的奇幻生物,各式各樣以前從來沒有過的體驗,不過,他果然還是想回家,畢艾羅心中冒出一陣苦澀,不由得抹了把臉,這些日子以來,他亦十分喜愛蘋果國這塊多采多姿的土地,可是,他並不想在此定居,內心深處仍盼著回到快樂國的那一天。

  而且,再過一陣子就是「那個日子」……

  「──殿下?王子殿下?王子殿下?」

  直到肩膀被白雪公主猛力搖晃,畢艾羅才清醒過來,「啊,抱歉剛剛晃神了,白雪妳唱的歌真好聽。」

  「因為這是人家替王子殿下編的愛之歌嘛。」白雪一屁股在畢艾羅身旁坐下,矮人尼梅則到一邊去逗弄少數仍停留在此的鳥兒,「王子殿下,你在想些什麼啊?連小鳥在吃你的褲子都沒發現。」

  「欸?──咦!」

  被白雪這麼一說,畢艾羅才後知後覺地注意到,一隻小黃鳥當真在咬他的褲子,他緊急在褲管被咬穿前將鳥弄走。

  嘖!真可惜,還以為可以名正言順看到王子殿下的身體,白雪恨恨地想。

  「我、我是想說,」畢艾羅拍了拍剛才被咬的地方,回答白雪早先的問題,「過一陣子之後,有個非常重要的日子……」

  「我知道我知道!是國慶日對吧?」

  剛才還在逗著鳥玩的尼梅忽然跑回來插嘴,打斷了畢艾羅說的話:「沒想到你這個笨……我是說,你這個別國來的王子,也知道我們蘋果國的國慶日是什麼時候啊?」

  「呀,王子殿下,肯定很好奇我們最盛大的的國慶日慶典吧?」白雪雙手一拍,不禁想道,莫非王子殿下是打算在國慶日時向她求婚?否則,怎麼會想得這麼出神、連她絕美的歌喉都沒辦法把王子殿下拉回現實呢?天呀,在國慶日時於向該國公主求婚,實在是太浪漫了!「我可以送王子殿下很多禮物唷!」

  「我、我也可以送公主殿下禮物……」尼梅搶先回話,但白雪公主自是不在乎矮人的想法。

  隨後,兩人又你一言我一語地跟畢艾羅吱吱喳喳地說了許多國慶日的事,弄得畢艾羅根本沒法將原先想的事情給說出口,就這麼到了要回小木屋的時間。

 

   ×

 

  吃過晚餐後,如今已經習得洗晚技能的畢艾羅,被派去廚房和今日輪班的矮人首領一塊兒清洗剛剛使用的餐具和廚具,今天的晚餐有白雪送的、她的臣子從快樂國買來的甜點,雖然在矮人們的爭食下畢艾羅只吃到一口,可是那涼糕的滋味再次引出他的懷念之情,讓他想故鄉想得不得了。

  畢艾羅恍神地做著工作,待已經將大多數的鍋碗瓢盆全清理完畢的矮人首領一拍他的肩膀,才嚇得脫離自己的世界:

  「笨蛋王子,這片盤子有多髒啊?你都已經洗了它五次了!等洗到掉漆你怎麼賠?還是你想偷懶啊?」

  「對、對不起,我沒注意到。」畢艾羅慌慌忙忙地擦乾盤子,將它放到晾著碗盤的竹籃上。

  矮人艾梅盯著男孩思索了會兒,聽尼梅那小子說,這傢伙從白天起就是這麼魂不守舍的,總讓人沒法放下心來……喔,得了,他才不是在關心笨蛋王子,只是怕這位王子心情不好的話,公主殿下會遷怒到他們兄弟身上罷了。

  話又說回來,成天被人監禁,縱使有出去放放風、他們也自認沒虐待鄰國來的王子,可會越來越鬱悶也不是什麼意料之外的事,艾梅腹誹著,最後對垂頭喪氣的畢艾羅啟口:

  「喂,王子,有沒有想去哪裡玩啊?

  「什麼?」

  「看你這傢伙一直悶在家裡,總覺得有點可憐啊。」首領艾梅雙手環胸,裝模作樣地說道,「國慶日快到啦,很多蘋果國的居民都會在這一個月內安排特別行程,畢竟是這是個要快快樂樂迎接的重要節日嘛!看你這麼愁眉苦臉的,實在太對不起我們蘋果國國慶日的歡樂傳統了,基於善良的矮人應有的同情心,我就帶你出去晃晃吧。

  「……可以讓我回家嗎?」明知不可能,畢艾羅還是抱著一絲希望提問。

  「你這傢伙是吃我們矮人的伙食吃得太好,連腦子都被慣壞了是不是啊?」艾梅擺了擺手,毫不客氣地說道,「那種事怎麼可能啊,去其他國家都要付過路費耶,我最討厭花錢了。

  畢艾羅低下頭,又道:「那麼,能讓我看看快樂國嗎?就算只有一下子也……

  「不行、不行!」首領很快地否決王子的提議,畢艾羅的臉果不其然地沉了下來,無奈之餘,前者乾脆拖著後者去到樓上的客廳,推開窗戶,讓秋季的涼風及落葉竄入屋內、企圖用美景令人轉換心情,「你看看,我們蘋果國的風景也很漂亮不是嗎?反正你也不可能離開這裡,幹嘛不轉換一下心態。」

  你說得倒容易……畢艾羅於心底咕噥。

  「都逃不了了,就開開心心地住下來嘛。」

  矮人首領爽快地下了總結,不幸的是這句話似乎戳中畢艾羅心中的某一處,他的眼眶瞬間就泛起水霧,艾梅有些尷尬地望向畢艾羅,後者低著頭一聲不吭。

  平時他還不會如此介意,但一想到再過不久就是「那個日子」,畢艾羅心中的不滿便瞬間高漲起來,否則平時矮人與公主只消帶他去看個美景、找隻稀有動物來安撫他,畢艾羅肯定馬上就把自己被囚禁的事實忘到九霄雲外。

  「那種事情,怎麼可能辦得到啊。」畢艾羅好不容易從牙縫中擠出一句話,他抬起頭來,拼命眨眼才能止住幾欲奪眶而出的淚水,「……下個月就是我的生日,父王跟母后,搞不好都忘記我了……」

  一想到今年的生日無法與雙親共度,畢艾羅再怎麼樣也是個普通的小孩,怎麼可能不難過!

  見他這副模樣,矮人首領也沉默了,但沒有露出慌亂的神色,他撓了撓頭,半是無奈半是不耐地安撫著畢艾羅:「哎呀,不要露出這種快哭的表情嘛。小鬼真是麻煩……」

  這種話顯然一點效用也沒有,畢艾羅完全不想理他,首領嗤了聲,抓起畢艾羅的手,朝通往地道的階梯步去,「好啦,帶你去看一下快樂國,但是不會進去喔!」

 

  原本,畢艾羅還以為首領艾梅肯定是唬哢他的,畢竟這傢伙有好幾次隨便抓隻蟲泡進油漆裡就騙他說是新品種的不良紀錄。於是,當他們倆越過溪流,穿過森林,來到樹林邊緣的廣大草皮,兩人沐浴在月光下,看到距離過遠而縮成手掌般大小、畢艾羅再熟悉不過的城堡時,他不由得愣住了。

  「到啦,從這座山坡上,能夠眺望快樂國的城堡。

  首領的話語在耳邊響起,畢艾羅出神地望著那小得能包入掌心的家園,即使根本看不清全貌,但時隔多日,再次看見熟悉的所在,令他沒來由地感到鼻酸。

  父王跟母后,是否很擔心他?

  帶他來蘋果國的燕子,過得好不好呢?

  快樂國的朋友們,還記得他嗎?

  好想、好想回家……

  「喂喂喂,你怎麼就這麼哭了啊?」矮人首領吃驚的嗓音傳來,畢艾羅才發覺自己流下了眼淚,他被綁架至今可是從未哭過,「就算你哭到死我也不會准你回家的啦!

  畢艾羅抬起手,用衣袖擦拭流了滿臉的淚水,忽然就在人前哭了出來,連他也覺得不好意思,「我只是、只是,好久沒有看到快樂國了……

  矮人首領從隨身包裡抽了條手帕給男孩,語氣仍是不以為意:「只不過是座城堡罷了,蘋果國也有呀。

  「那才不一樣!」畢艾羅拿手帕用力擤了鼻涕,揉成一團後說了聲「謝謝」交還給艾梅,但下一秒又哭了起來,「嗚嗚……父王……母后……

  不擅長安慰人的艾梅撓了撓頭,他實在不想看這小子成天哭哭啼啼的,搞不好待會兒回家、其他同伴還會以為自己欺負他呢!艾梅不耐煩地「開導」畢艾羅看開點:「風中殘燭的老頭子和老太婆有什麼好回憶的啊,蘋果國的黑王后漂亮多啦。

  畢艾羅再次受到打擊,泛紅的眼眶瞪著艾梅,怒道:「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的父母!」

  「誰教你一直哭哭啼啼的。」

  「要是、要是你跟你的父母分開這麼久,你不會難過嗎!」

  「矮人沒有父母啦。」

  「咦?」男孩呆了呆,見他安靜下來,首領才繼續下一句話:

  「全部的矮人啊,都是從花裡生出來的,才沒有什麼爸爸媽媽呢。」艾梅張開雙臂、比手畫腳地做出模仿花開的樣子,十分不屑地說:「真搞不懂你們人類幹嘛為了這種事心煩。」

  畢艾羅聽得一愣一愣,書本可沒告訴過他這種資訊,但站在自己面前的可是活生生的矮人……他呆呆地發問:「那你是從哪朵花生出來的?」

  「騙──你的,笨蛋王子。」

  首領拉長音說道,還戲謔地做了個鬼臉,畢艾羅氣得直接從地上跳起、直嚷著「太過份了」,打從心底覺得對方蠢到不行的矮人首領抱著肚子大笑,連樹上的夜鶯都因他突如其來的笑聲給驚得飛離此地。

  良久,他才直起腰,看著認為自己受到汙辱而一臉不滿、連臉都紅了的畢艾羅,嘴角上揚地說道:「不過,我們真的沒有父母。」

  見畢艾羅的臉色仍未緩和,艾梅繼續解釋:「我們七個,全都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唷。」他將畢艾羅先前扔還給他的髒手帕摺好,收回繫在腰際的隨身包內,「當初窮得要命的老爸玩了七個女人,結果她們發現老爸外遇後,沒人想再養這個小白臉,也把孩子全部棄養了。」

  看畢艾羅一臉狐疑,顯然才剛騙過他的艾梅光靠這幾句話難以令人信服,但艾梅也沒打算取回畢艾羅對他的信任──反正照這笨蛋王子的個性,最慢一小時後就會忘了他現在在生氣──他在草地上坐了下來,看著遠處的快樂國城堡,實在無法理解畢艾羅的思鄉情懷。

  畢艾羅也跟著席地而坐,與首領隨意盤起腿的坐姿不同,他雙手抱著併攏屈起的兩腿、下巴抵在膝蓋上,整個人縮成一團。

  兩人就這樣凝視了遠處的城堡一陣子,沉默無語。矮人首領以眼角餘光睨向左側的王子,男孩的神情實在太過專注,連一隻蝴蝶停在自己頭上都沒察覺,整個人散發出莫名的憂鬱小生氣質,令他忍不住想破壞這幅畫面,而他也的確這麼做了。

  「唔?」

  畢艾羅疑惑地看向艾梅捏著自己臉頰的手,後者勾起嘴角,他一面在心裡唸道不愧是高官權貴,皮膚都好得不得了,一面鬆開手,「喂,身為快樂國的王子,介紹一下自己的國家吧?」

  「咦?」畢艾羅的藍眼眨了眨,隨後眼睛一亮,到了蘋果國之後,從來沒人好奇過這種事、他也沒有跟人提起家鄉的機會,「沒想到你居然會問這種事。」畢艾羅直起身子坐正,身為一名王室成員,他對自己所屬的國家理所當然地有幾分自豪。

  矮人首領擺了擺手,「不然誰知道你為什麼這麼想回家啊?要是你希望公主殿下放你回去,最好找個能說服她的藉口。」

  這句話的意思是……他打算幫自己重返家園嗎?畢艾羅呆了會兒,才說道:「快樂國是全大陸最冷的地方,每年冬天,全國都會降下幾十公分高的積雪,王宮都會派出魔法師幫民眾掃雪、好讓大家可以順利外出,我非常、非常喜歡快樂國的雪景。」

  「你喜歡的是雪景還是魔法師施的法術?」艾梅吐嘈道,畢艾羅非但沒有尷尬,甚至大方承認他的確深受每一種法術吸引,尤其多位魔法師一同施法時,簡直像在欣賞華麗無比的表演,讓人欣羨神往。

  好吧,蘋果國的確是很少下那種大到不能出門的雪,真下了也只有一兩天,王宮當然不會派人協助民眾。艾梅腹誹著,這方面對這小子而言的確是不比快樂國,只是,他可一點也不想住在那種冷死人的地方。

  「然後呀,快樂國的雪季從十二月中一直持續到二月中,一月的時候,還會在王城舉辦全國性的冰雕展,非常壯觀!」畢艾羅張開雙臂,似乎是想表示那展覽的規模有多大,「所有作品都禁止用魔法幫忙製造,等展覽結束,就會把民眾投票最喜歡的冰雕給製成冰沙,每天來城堡都能領……」

  艾梅打斷他的話:「等等,把冠軍的作品毀了拿來吃?」

  「對呀,創作本來就是要帶給大家快樂的嘛,這樣更是物盡其用。」畢艾羅理所當然地說道,不明白這種問題有什麼好問的,「廚師加工以後,就能做成各式各樣的口味喔!也有蘋果口味的。」

  接著,畢艾羅又抬起頭說道:「不過,比起冰雪和魔法,快樂國最讓我懷念的還是燕子!」

  「噢?烤燕子是很少見的料理呢。」

  「不是烤燕子啦!──等、等等,你們把燕子拿來烤?!」畢艾羅回答到一半,驚恐地看向矮人首領,艾梅舔了舔唇笑道:

  「國慶日時有流浪商人會賣,之前老五去射飛鏢換了幾隻來吃過,味道還不賴。」

  「居、居然吃燕子!」

  畢艾羅露出驚惶的神色,儼然就是進入哭哭啼啼模式的前奏,艾梅不禁後悔自己幹嘛心血來潮就整這傢伙,可是,看笨蛋王子這副呆樣,真的是讓人覺得不欺負就對不起自己啊!

  隨後艾梅又敷衍地安撫了他幾句賣燕子肉的也不一定是蘋果國的國民、他們平常也沒多吃過這玩意兒,好一會兒才讓畢艾羅相信矮人們沒有騙人。

 

   ×

 

  幾天之後,白雪公主似乎因為國慶日所需要的排演而愈來愈少造訪小木屋,而矮人們也為了準備國慶日時的市集而忙碌了起來。

  白天,七矮人中依舊有六位前去採礦,留下來看守快樂國王子的那一位則拿起各種器具做起了稀奇古怪的東西;晚上,當所有的矮人都吃完晚飯之後,並沒有早早去睡,而是先做工一小時之後再就寢。他們把廚房改裝成一個臨時的小形工作室,需要打鐵或融燒玻璃的人就到廚房去,而拿木頭當材料的人就到家門口的森林。至於他們在做工的時候,通常都會塞一本白雪先前借的書給王子,意思大概和「我們忙得很,到旁邊玩沙去」差不多。

  「請問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

  持續下來的第三天晚上,畢艾羅鼓起勇氣對今天負責照看他的尼梅問道,雖說他在頭幾天也有點擔憂工作場所跟煮飯的地方混在一塊兒,食物會不會出什麼問題,但這幾天吃下來也沒鬧肚子、矮人們更是一副再自然不過的模樣,他也就拋下這不必要的煩惱,轉為好奇地盯著矮人們製作出的工藝品。如果能讓他參與製作行列,他肯定會高興到睡不著覺!

  因為這幾天木屋裡的氣氛都很愉快,加上畢艾羅透過書籍介紹以及矮人們的種種舉動,已經愈來愈期待蘋果國的國慶日是怎麼一回事,同時亦減退了他的思鄉之情。

  「你?」正在一邊轉動鐵棍一邊敲打半融化玻璃的尼梅瞪大了眼,接著擺出一臉不小心吃到妖精大便的表情,用力搖頭,「不行,絕對不行!我是不會讓別人插手的!」更何況是這個笨蛋王子!他這最後可是要組裝起來送給公主殿下的,才不會靠情敵幫忙呢!

  「說什麼不會讓人插手,要搞玻璃這東西就需要兩個人啊!」旁邊的路瑪毫不留情地大聲吐嘈,然後對畢艾羅提議:「還有說真的,玻璃塑形的溫度太高,對你這新手來說也太危險了,想幫忙的話去找別人吧。提個水什麼的。」

  接著兩名矮人又繼續專注於他們的工作上,畢艾羅則是有些沮喪地離開了廚房,他還以為比其他矮人溫和多的尼梅是不會介意讓他加入的。除了尼梅與路瑪之外,還有兩名矮人也待在那兒忙著。

  矮人的廚房是健在一樓,一出去轉個彎就是客廳,一胖一瘦的矮人正在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編竹籃,畢艾羅不死心地也向他們詢問,但同樣被拒絕,最後,畢艾羅只得乖乖坐到窗邊的木椅上,看起有關蘋果國國慶日的書籍。光是有用一整本書特別介紹國慶日這點來看,就足以讓人相信這個國家的人民都十分熱愛祖國,更何況介紹國慶日的書還有好幾個作者出的不同版本,甚至有些是由非人撰寫。

  縱使有煙囪,整間屋子裡仍到處瀰漫著火的氣味,還有各種奇怪的滋滋聲,畢艾羅看了幾頁這本它早已閱畢的書後,便抬起頭來,盯著窗外。

  從外頭傳來木頭被劈碎的咚咚聲,一陣子之後,聲音停下,正在擦汗的矮人首領和畢艾羅對上視線。

  「幹嘛?」艾梅把淺綠色的毛巾掛到脖子上,放下比他的身高還高的斧頭──那把斧頭就算對一名成年的人類而言也算是巨斧,但艾梅能夠卻毫不費力地揮舞,已經用它將這幾天要用的木材全劈好了──矮人首領走到窗前,從外面推開沒有關緊的窗戶、差點就打到了畢艾羅的鼻子,「看月亮啊?還是看星星?今天晚上的月亮只有一半,又沒什麼好看的,還是快樂國的人喜歡賞上弦月啊?」

  「不是啦,」畢艾羅往後退了點,將手中的書本放到一邊,「我只是在看你打算做什麼而已。」

  王子沒有對首領提出能否幫忙的要求,在入夜後,矮人們向來是不准他離開屋子的,即使有些矮人在外面也不行。他想,這次肯定也是一樣,更何況現在待在外頭的還是矮人們的頭頭呢,怎麼會帶頭允許他犯規?

  豈料,艾梅接下來的舉動就出乎他的意料。

  「早就猜到你這傢伙一定會想親手做做看咱們矮人的活兒啦,」矮人首領一副「我就知道」的臉,指著前門對畢艾羅說道:「反正森林裡的木頭是免費的,你直接出來吧。」

  「咦?咦?咦!」金髮男孩呆在位子上瞪大了清澈的藍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剛剛聽見了什麼,直到艾梅不耐煩地催促他說「你這笨蛋王子最近是不是越來越笨了啊?再不出來,我就要改變心意啦」才急急忙忙地衝了出去,推開大門的撞擊聲大得屋裡的矮人都探頭望了他們一下,但各自忙著的矮人們也沒多做表示。

  畢艾羅立刻衝到艾梅面前,緊張又雀躍地說道:「我、我可以幫忙嗎!」

  「這個嘛,」艾梅把拿起一塊跟他的頭一樣大的木柴,直立到一邊低矮的樹木斷面上,然後把斧頭拋給畢艾羅,「你先來劈柴試試。」

  原本畢艾羅想過,以矮人的身材,能如此輕鬆地使用斧頭,那麼它肯定是非常輕的材質,誰知這把巨斧就如它的外表一般沉重,畢艾羅慌忙接住後,就因為突如其來的重量而站不穩摔倒在地。他很清楚地聽見已經椅到牆邊的首領的笑聲,但此刻的他根本不想管那麼多,光是能拿到矮人的專用工具就令他興奮不已。

  整把斧頭都是石造的,他不知道這種亮得幾乎能當鏡子用的石頭是什麼材質,大概是矮人們從礦坑裡挖出的石頭之一吧?刀鋒的部分保養得非常好,一點磨損的痕跡也沒有,在月光下閃耀著銳利的光芒,而握柄的部分就沒那麼優良了,最尾端甚至還凹了個洞。

  畢艾羅耗盡渾身解數,才好不容易舉起巨斧,這時他的手臂顫抖著,整個人搖搖晃晃地根本對不準那塊艾梅要他劈的木柴,最後他實在支撐不住、沒法再拿得動斧頭了只好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劈下去,然而,他雖然誤打誤撞地劈中了木柴,可是斧頭居然只劈不到一半就下不去了!

  「哈哈哈哈哈──」

  畢艾羅困窘地看著那塊沒劈成的木柴,矮人首領則在一邊毫不留情地大笑,等後者笑夠了,才去幫前者把木柴給俐落地劈成兩半。

  「哈哈……早就知道你這弱雞王子絕對砍不動的,結果你居然這麼認真,」艾梅將劈好的一半木頭扔給畢艾羅,「果然是笨蛋王子。」

  「……什麼嘛……」男孩垂著頭不甘心地咕噥著,果然這傢伙只是想來整他的!他有些不高興地轉身,打算回到屋子裡,誰知對方卻按住了他的肩膀。

  首領把畢艾羅給轉過身來,面對自己,「喂,工作還沒完啊。」說著,他又將一把雕刻刀塞到畢艾羅手裡,畢艾羅像是完全反應不過來地看著首領艾梅,還發出了「啊?」的單音。

  「你該不會以為劈個柴就結束了吧?像你這種免費勞工,當然是要物盡其用啊!」

  艾梅理所當然地說道,就坐到剛才拿來劈柴的樹木斷面上,用自己的雕刻刀刻起了另一半的木頭。畢艾羅待在原地怔了會兒,才明白原來這個人真的有讓他幫忙的意思,馬上忘記方才的不愉快,坐到矮人首領旁邊,仿照他的動作拿起了雕刻刀:

  「請問要刻什麼呢?」

  「隨便,你想刻啥就刻啥。」語畢,艾梅已經用極快的速度熟練地刻好一串唯妙唯肖的葡萄,快得讓畢艾羅覺得那根本是人類做不出來的動作──啊,這傢伙本來就不是人嘛!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內,畢艾羅努力地將自己的木頭刻成心目中的模樣,但實在是很不容易。等他用九牛二虎之力刻好之後,只見艾梅已經完成了一盆水果藍木雕、小椅子、車廂能拆卸的玩具小火車……等等他大概花一整天的時間也沒法全部做完的物品。

  「喔?你弄好了啊?」首領把剛做好的小木杯放到一旁,湊到畢艾羅身邊,「這是……我猜猜看,這是剪刀對吧?」

  「是燕子啦!」畢艾羅紅了臉大喊,這可是他辛辛苦苦完成的小燕子,難道一點都不像嗎?!

  「噗,」艾梅的嘴角勾起,「這玩意兒怎麼看都賣不出去嘛!你自己留著好啦。」

  畢艾羅抱著他的木雕燕子,艾梅也將自己的作品一一收起,而在此時,畢艾羅才注意到,在他專心刻燕子時,被艾梅放到木屋旁邊的斧頭,似乎有哪裡不一樣……

  「寶石?」

  金髮男孩愣愣地看著那鑲在斧柄末端的紅寶石,原來先前看見的凹槽本來是放寶石的?他剛才怎麼沒看見?

  聽他呢喃出這兩個字,矮人首領順著他的視線看去,隨後走到斧頭邊,把紅寶石給拔了下來,「你這小子沒注意到吧?只要鑲嵌這顆寶石,那樣物品的重量就會變得很輕很輕。」一面說,首領一面把寶石塞回去,然後再次丟給畢艾羅。

  這回王子輕輕鬆鬆地就接住了矮人丟來的斧頭,一臉地不可思議,「那、那我剛剛是……所以,所以你力氣也沒那麼大?」

  「廢話!我要是有那種怪力,早被召集到國軍裡啦。」艾梅從容地說道,一把將斧頭拿了回來、放到原位,並毫不避諱地承認:「當然是為了整整你這笨蛋王子,才故意把寶石拿掉囉。」

  「真過份!」畢艾羅抗議,艾梅只是笑了幾聲來做回應,隨後,男孩的藍眼又盯著那在月光下散發神秘光暈的紅寶石,提出疑問:「你們每天採礦,應該有不少這種魔法石吧?」

  「對啊。不過一顆都不會給你!」

  「我知道啦,」首領深知王子對魔法的喜愛;王子亦懂得矮人們嗜錢如命的價值觀,「我是想問,既然你們已經有這麼多寶石了,應該算是很有錢吧?為什麼還要做這麼多東西,到國慶日去賣呢?」

  此話一出,首領艾梅沒有馬上回應,而是瞪大了眼,滿臉怒氣地緊瞅著畢艾羅,幾秒鐘後才罵道:「你在開什麼玩笑!」

  畢艾羅嚇得往後縮了縮,難道蘋果國的珠寶一文不值?艾梅又接著說:「寶石這種東西──這種東西──對我們矮人來說,可是就和錢一樣重要!不,比錢更重要!」艾梅指著那顆紅寶石,怒氣騰騰,「所有的寶石,都是我們辛苦工作得來的!礦坑裡也只有普通的、不算是寶石但又神似的漂亮石頭我們才會出售,寶石,可是一顆都不會賣出去!一顆都不會!不管上頭有沒有魔法都一樣。

  「我們的寶石就是屬於我們的東西!所有的寶石都是獨一無二的,這種寶貝只能珍藏或送人,絕對不能變賣,否則就污辱了它的價值!」

  艾梅認真地說完,畢艾羅才慎重地點了點頭。

  如此看來,矮人們大概像烏鴉精一樣有收集珠寶的習慣?畢艾羅還是頭一次知道,寶石對矮人的意義之重大。雖然他依舊搞不太懂為何會如此,他以前還以為矮人喜歡寶石就是因為能賣錢呢。

  半晌,臉色恢復平靜的艾梅邊搔搔自己的後腦邊說:「不過,蘋果國的確也有珠寶商,但別人的事我們也管不著。」接著,他又定睛看向畢艾羅,「說到國慶日,笨蛋王子,你想好要怎麼跟公主殿下說你想走了沒有?否則國慶日過後,蘋果國就沒大事了,我看你是插翅也難飛。」

 

全站熱搜

西瓜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