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王子殿下:

  喂,我可是畢恭畢敬地喊你王子殿下了,記得在公主殿下面前替我美言幾句啊!

  聽說公主殿下最近就要前往快樂國了,你這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王子,非給我好好照顧公主殿下不可,聽見沒有!

  如果被我們矮人發現你膽敢虧待公主殿下,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矮人尼梅

 

  牽著畢艾羅的手走在最前頭的白雪,巴不得把後方惱人的電燈泡甩掉,偏偏矮人尼梅的速度實在太快,連她都沒辦法擺脫,最後只好無視對方,將他當成背景的一部份,繼續進行夢寐以求的約會。

  至於畢艾羅,則一路盯著那些愈加黯淡的光點,好幾次差點被樹根絆倒也不在意。

  可憐的尼梅只得默默跟在兩人後頭,並在心裡安慰自己,至少還能守在公主殿下身邊。

  只是,他們行走的路線愈來愈偏僻,都快要到連他也沒去過的森林邊緣了,矮人尼梅不免擔心起來,是不是別繼續往前走的好。雖說以他的記憶力,記住往返的路線這種小事絕對沒問題,但若闖入了其他物種的地盤,難保不會發生危險……真是的,怎麼現在才想到呢!他拍了拍額頭,暗罵被愛情沖昏頭的自己。

  「王子殿下真的很好學呢。」白雪小鳥依人地靠在畢艾羅肩上,也不管這樣行動有多麼不便。

  專注在新奇事物上的畢艾羅倒也不怎麼在意,點了點頭應道:「因為從來沒在別的國家待這麼久過嘛,有一點好奇心是當然的。」

  「呵呵,王子殿下要是喜歡我們蘋果國的森林,以後想來玩有得是機會。」白雪眨了眨眼,畢竟他們可是要互許終身的戀人,等結婚之後,自是想待多久就待多久囉。

  覺得自己快被閃瞎的尼梅只得默默抬起頭,學畢艾羅的樣子仰望光點,並在心裡偷偷詛咒笨手笨腳的金髮男孩摔個狗吃屎。

  他們持續向前走,數十分鐘過去,尼梅不禁感到有些奇怪──蟲鳴鳥叫不知何時消失無蹤,林葉也愈來愈茂密,整座森林中只剩下白雪公主嘰嘰喳喳個不停的話音,前段路上偶爾會經過的小動物們也不見蹤影……最重要的是,沒有任何人攔住他們。

  這實在很奇怪,要知道,蘋果國的森林早已被各種生物割據,除了他們矮人、以及正在尋找的獨角獸外,妖精、獅鷲、人馬……等等,以及許多有記載在書中或無任何文字記錄的物種,都在這座靠海的森林裡找到了自己的歸屬之地,而無論是溫和或孤僻的種族,只要有外來者踏入自己的地盤,警告一下是基本的。但他們走了這麼久,卻不見任何生物,真是不對勁。

  尼梅盯著因樹叢遮蔽陽光而變得更加清晰的光點,盯著盯著,忽然發現了怪異之處──妖精留下的光點,該是七彩絢麗的,但他們頭上的這些,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已經變為單一的紫色。

  難道這隻妖精生病了?還是吃壞肚子了?或者說……他們在無意識下走錯了路,這根本不是妖精留下的痕跡?

  尼梅的雙手不自覺地握緊,手心微微冒汗,他出神地望著光點,直到前方傳出驚呼才回過神來。

  「這──哇喔!」

  「人家記得,蘋果國應該沒有這種地方呀……」

  畢艾羅詫異地望著腳下,連白雪也露出驚訝的神態。四雙眼睛盯著那深不見底的巨大峽谷,灰紫色的詭異岩石綿延至看不見盡頭的谷底,淅瀝瀝的流水聲自下方傳出,還有朵詭異的烏雲籠罩在峽谷正上方,怎麼看都不對勁。

  矮人尼梅總算出聲提議:「公主殿下,時候也不早了,我們先回去吧?」

  白雪公主沒有回應,看向畢艾羅王子,後者凝神盯著陡峭的峽谷下方,發現似乎有條能通往谷底的小路,很快地說道:「傳說中,獨角獸都住在隱密的溪流或水池邊,這下面有水聲,我們繼續往下走吧!」

  「嗯!」

  白雪拉著畢艾羅的手,兩人說著就要朝下走去,矮人尼梅見狀,連忙拉住畢艾羅的後領、害他差點往後倒,「慢、慢著!」

  尼梅有些緊張地說道:「這座山谷連我都沒來過,說不定有危險呀。」笨蛋王子橫死山底就算了,但要是公主殿下出事,他怎樣都沒辦法交代!

  「什麼嘛,就算有危險,王子殿下也會保護人家的!」白雪趾高氣揚地說道,領著畢艾羅繼續前行。

  而白雪也不愧是武術滿分的公主,用力一扯就將王子給拉過來、矮人攔也攔不住,只得硬著頭皮和他們進入峽谷中。說什麼王子會保護她,反過來還差不多!

  真是的!尼梅在心中碎唸,公主殿下就只想著王子,而那笨蛋王子的腦子裡,大概除了魔法相關的知識啥也裝不下,一發現丁點奇幻生物的蛛絲馬跡、馬上就興奮到腦充血啦,麻煩死了!

  三人踩著蜿蜒凹凸的碎石路,單手搭在岩壁上保持平衡,如履薄冰的慢慢前行,根本稱不上是「路」的地面窄小無比,走了一陣子後甚至必須側著身子貼在壁上移動,稍有不慎便會名符其實地「一失足成千古恨」。為首的是畢艾羅,接著是白雪,矮人尼梅殿後。

  紫色光點的數量愈往下愈少,一段時間後,他們已經連岩壁最上層的大樹都看不見了。

  就算走了這麼遠,崖底的面貌仍是沒個影。

  「奇怪,」畢艾羅喃喃道,「照理說,越接近妖精,光點應該會越來越多才對呀。」

  你現在才發現不對勁嗎!尼梅偷偷白了畢艾羅一眼。

  畢艾羅猶豫著該不該繼續往前走,尼梅則是打算等這傢伙再說下一句話就提議折返,當中對這一切怪象最不以為意的,就屬綠眼裡只看得見心上人的白雪了。她挽著畢艾羅離她較近的右手,嬌聲道:「王子殿下,你不打算下去了嗎?要是沒有獨角獸的話,我們再往回走就好了嘛。」

  反正,王子跟公主都是在歷經磨難後才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嘛!若山谷深處有什麼古怪,肯定也會化為他們倆愛情的養分!

  畢艾羅皺眉思考了下,最後仍是敵不過好奇心的誘惑,同意依原訂計畫前進。

  喀。

  突然,物品掉落聲自一旁傳出,畢艾羅頓了下,才發覺原來是崖壁上的一片石屑掉了下來,而它原本所待的位置則冒出了一個洞,男孩疑惑地盯著洞口看,不到一秒,一條綠色毛毛蟲便從裡頭鑽了出來。畢艾羅因如此堅硬的岩壁裡竟有蟲子生存而吃了一驚,定睛一看,發覺這條毛蟲還不是普通的毛毛蟲,頭上的花紋彷彿戴了眼鏡……不對!從陽光的反射來看,牠是真的戴了眼鏡啊!

  畢艾羅登時眼睛一亮,戴著眼鏡的毛毛蟲?這種可遇不可求的生物,上哪兒找!

  看不見毛蟲的白雪,僅僅納悶王子殿下為何停下腳步,最後方的尼梅則是不耐煩地出聲催促:「喂?笨……我是說,王子,到底還走不走啊?不走的話就快回去啦。

  而專注凝視毛蟲的金髮男孩,又怎麼聽得進他的話。

  在藍眼的注目下,綠色毛蟲抬起小小的腳,伸了個大懶腰,接著又撓撓背、竟從後抽出一根煙斗!老菸槍似地抽了起來,甜甜圈般的煙飄出,就這樣把身體掛在洞外,吸了好一陣子的菸,矮人尼梅都喊了好幾聲「喂喂喂……哎唷!」直至白雪公主踩了他的腳安靜下來,畢艾羅仍舊動也不動,毛蟲似乎也毫無所覺,逕自捻著自己的八字鬍。

  一直到畢艾羅讚嘆出「太神奇了」一句,毛蟲才驚醒似地猛然抬頭,看見站在頭頂的人類時,驚訝得連菸斗都從嘴裡掉了出來,一溜煙迅速地鑽進洞裡!

  此時此刻,畢艾羅瞬間忘了身處在危險的崖壁上,立刻就朝下快速度跑去!前頭一定還有更酷的東西等著他們!

  「王子殿下,等等我呀!」白雪連忙跟進,矮人尼梅則是喊著「等等,你們別走這麼快,小心腳下呀!公主殿下!」一邊追趕。

 

   ×

 

  那個笨蛋王子特別喜歡奇奇怪怪的種族或少見稀有的事物,矮人首領一邊在森林裡奔走,一邊思考他們可能會去哪裡。蘋果國的森林無奇不有,對那傢伙來說簡直是天堂!要從何找起,一時間還沒個頭緒。

  居於溪水最上游的水妖?不,看笨蛋王子的樣子,肯定不諳水性,否則他們家旁邊就是河流,早纏著他們出門見識了;至於公主殿下嘛,好歹也是個愛美的女孩,也不大可能主動提議要把自己弄得渾身濕。

  不肯承認自己不是人類的羊人?不,那群個個裝模作樣的羊人,走到離森林最近的村落就看得見一打了,連鄰國都有少數居住在城裡,何來稀罕之說,畢艾羅肯定早就看膩啦,搞不好還在路上抓過羊人把對方的身家背景全盤問過一遍呢,絕對生不出好奇心的。

  種植在森林最深處的食人樹?不,那太危險了!即使不顧畢艾羅的死活,尼梅那小子如此戀慕公主殿下,怎樣都不可能帶他們去找那種一聽就非善類的物種。

  首領艾梅左思右想,一般來說,正常人都會喜歡夢幻點的生物吧?夢幻、和善、平常看不到的……嘖,就先從獨角獸找起好啦!

  做出決定後,艾梅便往平時會看見妖精之光的所在地跑去。

 

   ×

 

  「哇啊啊啊啊──」

  一條旗魚「唰」地一聲射進畢艾羅頭頂的岩壁,尖細的吻部深深插入石頭裡,壁面迸出裂痕!緊接著又是兩條、三條、四條如箭雨般地朝他們襲來,矮人尼梅當機立斷地拉著白雪公主的手、依原路撤退,白雪也很快拎住險些墜落的畢艾羅的領子,不一會兒,他們已經退到足以正常行走、較為寬敞的路面。

  這肯定,就是所謂的考驗了吧!白雪眨了眨眼,畢艾羅的慘叫,聽在她耳裡簡直就像是勇者迎戰強敵的怒吼,而此刻,心愛的王子就站在她身後替她抵擋可怕的危險,多麼夢寐以求的場景!縱使山谷裡蹦出旗魚實是詭異而非浪漫,但此刻的白雪也顧不了那麼多了,現在這種場面,她不拿出點「公主的樣子」可不行呀!

  女孩的綠眼一眨,下一秒就擠出淚水,哇哇大哭起來:「王子殿下,人家好害怕,怎麼辦──」

  「公、公主殿下!」見心上人這副驚慌失措的模樣,矮人尼梅不知哪來的勇氣,抓住一條朝他們射來的旗魚,使勁將牠往回扔了過去!

  「喵嗚!」

  淒厲的慘叫聲頓時傳出,看來他似乎射中了目標,滿天飛來的旗魚也不再出現。

  尼梅還想繼續走,可白雪公主已經緊抱著呆滯的畢艾羅不放,抵著後者的肩膀啜泣。

  可惡,都什麼時候了,這笨手笨腳的傢伙還一動也不動的!尼梅氣憤地想,又想起這一切發生的緣由,忍不住想甩幾小時前的自己一巴掌,他再也不要答應老五任何事了!

  啪噠啪噠啪噠……腳步聲自暗處傳來,三人心中的警鈴大響,畢艾羅試著挪動腳步,可被白雪緊擁的他根本動不了一分一毫,只得嚥下唾沫,緊張地腹誹著反正再也沒有比吃下白雪做的蘋果派更糟糕的事了。

  啪噠!

  一隻套著皮靴的小腳踩到他們面前,接著是第二條腿,而後,往上看去是紅色的燈紅褲、紫色的小背心,以及領子最上方的……貓頭。

  是的,一顆貓頭。

  「喵嗚嗚嗚!你們這些擅闖民宅,又隨便打人的混帳喵!」橘色虎斑貓睜著海藍色的貓眼,手拿旗魚,不滿地指著他們大喊。

  白雪一行人不由得呆了。

  ……搞什麼啊?這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傢伙,就是剛剛攻擊他們的元兇?尼梅呆住,這隻站起來只到他肚臍眼的小貓,看起來連他都能一腳踢飛。

  ……貓居然會說話?好噁心!白雪掩住嘴,並在心底偷偷擔心這隻畜牲會不會有狂犬病。貓啊鳥啊動物啊,平常看著都挺可愛,但會說話實在是太噁心了吧!

  ……太酷了!居然連會說話的貓都有!書上都沒寫到!畢艾羅覺得自己開心到可以三天三夜都不睡覺、只為了向這隻貓詢問牠的身世,聽牠用軟綿的嗓音咒罵自己。

  虎斑貓的腿上還有紫色光點環繞,顯然他們追逐的對象不是獨角獸,而是這隻貓。

  見他們三人神色迥異的模樣,虎斑貓倒也不在乎,只是甩了甩手裡的旗魚,用牠直指著金髮男孩的鼻子,清了清喉嚨大喝:「竟敢擅闖仙境入口,來者何人喵!」

  「我是快樂國的畢艾羅王子,」畢艾羅好似沒察覺到對方的敵意,聽牠問了自己是誰,立馬握住貓咪肥厚的肉掌,殷勤地自我介紹,「她是蘋果國的白雪公主,這位是住在蘋果國森林裡的矮人尼梅。」

  「什麼快樂國、蘋果國,哪比得上我們仙境的女王陛下。」貓咪抬起下巴,一臉高傲地鄙視高牠好幾顆頭的人類及矮人。瞪得白雪更討厭這隻貓了。

  從對話中判斷出這隻貓似乎有同伴,畢艾羅更興奮了,「女王?她也是貓嗎?」

  「沒禮貌,給我喊女王陛下。」

  「啊、是的,真不好意思,請問那位女王陛下是怎麼樣的人呢?」

  「陛下是全世界最最最厲害的魔法師,不只能創造生命,還能獨自建立一個王國!」

  「騙人。」還賴在畢艾羅身上的白雪插嘴,這隻貓剛剛對他們扔旗魚她就很不高興了,現在還這樣吸引王子殿下的注意力,豈不是在跟她做對嗎?再說,這隻該死的貓還不停老王賣瓜,要不是她心愛的王子殿下天性純真,否則誰會上當,「誰都知道,全世界最厲害的魔法師,是南瓜國的仙女,也就是我母后的妹妹。」

  貓咪似乎生氣了,全身橘色的短毛豎起,讓牠變得像一顆炸開的毛球,牠伸出爪子,不滿地反駁:「喵!無知的人類,膽敢污辱女王陛下!」

  矮人尼梅連忙護到兩個孩子面前,替白雪公主幫腔:「你這隻貓才是在蔑視我們蘋果國的公主,莫名其妙就丟魚砸我們,而且、而且我們蘋果國的國民,只效忠本國的王室,像你這種不尊重公主殿下的壞貓,誰要在乎你的女王啊!」尼梅一口氣說完這番話,希望這有點替形象加分的作用。

  「喵嗚嗚嗚!」貓咪像是被踩中了尾巴般地跳起,空著的另一隻手不知從哪拿出旗魚握住,彷彿一名二刀流劍士,語無倫次地說道:「口出狂言!喵!大膽刁民!喵!」

  而尼梅還不打算退讓,繼續道:「在蘋果國境內自稱為王,已、已經可以控告你們叛國罪了!再說,你這樣才是丟了你家女王的臉。」說實在的,他是希望能用談話勸退這隻貓,否則要打架的話,靠他跟那笨蛋王子弱雞的模樣,哪可能保護得了公主殿下。

  當然,尼梅並不曉得,看似嬌弱的白雪公主,實際上的戰力絕對遠高於在場的男性。

  聽見「害女王丟臉」這話,虎斑貓稍稍冷靜下來,就在牠對面的眾人緩緩鬆了口氣之際,「哐」的一聲巨響驟然響起!一扭頭,只見龐然大物鑲進他們身旁的石壁裡,金屬表面反射陽光,那東西滴滴答答地響個不停,原來是只巨型懷錶,上頭還繫著鍊子。

  喀啦。

  鐵鍊被輕輕扯動,「咻」地一聲,懷錶又回到貓咪身後去,但帶著它的顯然不是虎斑貓,而是比牠更為嬌小的生物。

  「仙境還沒蓋好。」一頭白兔將比自己還高的懷錶揹在背後,對虎斑貓說道,「保護入口。」

  現在是什麼情況?連兔子都出現了?白雪等人看傻了眼,他們是來到什麼動物王國嗎?

  兔子開口後,虎斑貓似乎被點醒,再次擺好架式,大吼一聲:「喵!為了女王陛下,我絕對會消滅你們喵!」便將手中的旗魚朝他們扔去!還不停地從背後拿出更多旗魚,可是牠的背上分明沒有任何東西!

  至於白兔則繼續甩著牠那只大型懷錶,朝他們前進企圖進行肉搏戰!

  擋在最前頭的矮人尼梅有驚無險地躲過一次重擊,他上一秒站著的地面此時已龜裂,狹路出現斷層,所幸白雪機警地先一步拉著畢艾羅往後退,否則這他們肯定會摔成一堆跌落谷底!

  根本聽不懂這一貓一兔在說些什麼啦!矮人尼梅頭疼地在心底吶喊,他們似乎是什麼「女王」的手下,打算在蘋果國建立叫做「仙境」的地方……該不會是叛亂軍組織之類的代稱吧?沒想到他們蘋果國竟有這種敗類!話又說回來了,他在蘋果國的森林裡待了這麼久,野兔是看過不少,但可從來沒見到會說話的兔子呀!牠們到底打哪兒來的?

  面無表情的白兔招招都往死裡打,要不是尼梅速度快,早就變成一灘肉泥了!與兔子的懷錶攻擊相較之下,虎斑貓的旗魚飛鏢速度根本不值得一提。

  「啊!」

  一直顧著近在咫尺的白兔,尼梅都沒注意到虎斑貓已悄悄移動方向,等他發現時,已經有一條旗魚朝公主與王子飛去!

  「可惡,太卑鄙了!」

  尼梅趕緊伸手去抓,但為時已晚,眼看尖銳的旗魚嘴吻就要刺中嬌弱的白雪公主與不堪一擊的畢艾羅王子──

  啪嘰。

  魚類的吻部尖端應聲斷裂,只見黑髮女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徒手抓住那條可憐的大魚,用力將牠的長嘴折成兩半,低垂著頭的黑瀏海遮住臉部,教人看不清她的神情。其他人都因這舉動吃了一驚,各自停下動作呆滯地看著白雪,矮人尼梅更是連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你們……」被白雪緊抓的旗魚發出骨頭碎裂的喀喀聲,令人忍不住為那條早已死去的魚感到疼痛,她猛地抬起頭!綠眼燃燒著熊熊怒火,「差點就打到王子殿下的臉──了──啦──!」

  白雪震耳欲聾的怒吼直達雲霄,連崖上的大樹都因這可怕的音波而晃下了幾片樹葉,而在她周圍的人們更是紛紛摀起耳朵、抵抗這幾乎刺穿耳膜的高分貝,白雪便趁著這時,一腳朝眼冒金星的虎斑貓踹去!她的速度實在太快,貓咪根本來不及反應,腦子暈呼呼的白兔也沒意識到該去救援夥伴,只聽「啪」的一響,虎斑貓就已經臉上蓋著條魚整隻貓鉛進石壁中!

  而後,白雪立刻朝白兔進攻!但在這一瞬間,白兔也已回過神來,擅長近身戰的白兔當然不會像虎斑貓那樣被一擊打倒,牠高高地跳了起來、避過一次致命的右鉤拳!同時在空中甩出懷錶、直直往白雪襲去!

  面對巨型懷錶強大的風壓,白雪公主不閃也不躲,反倒是硬生生地接下這一擊,地面甚至被她因而往後退的雙腳壓出了兩道滑痕!雙手抱住鐘錶,用全身的力氣將它舉起、把抓著錶鏈的白兔猛力拖向自己!

  公主與兔子一來一往的動作,他們身旁的人壓根沒法看仔細,只能張著嘴巴發出一聲又一聲的讚嘆。

  見白雪散發殺氣的背影,畢艾羅忍不住往後縮了縮,這女孩果然比他想像中的更可怕!

  尼梅則是完全進入癡呆模式,傻愣愣地呢喃:「公主殿下……好帥啊……」

  小矮人癡癡地看著心愛的偶像、不知不覺地靠近對方,幾乎想當場做面小旗子來吶喊助陣了,此時白雪公主將白兔一掌打入岩壁,實在是太帥了!瞧那囂張的臭兔子,這下可得好好跟那隻貓一塊兒黏在石壁上做標本……咦?剛剛被打飛的那隻虎斑貓呢?

  忽然注意到虎斑貓已不在他們視線範圍內的尼梅大驚失色,立刻左右張望了起來,該死!那傢伙跑哪兒去──

  「喵!受死吧!」

  「嗚哇呀啊啊啊啊啊!」

  畢艾羅的慘叫聲自身後傳來,尼梅連忙轉過頭,可是為時已晚,不知何時已繞到他們身後的虎斑貓,雙手握著一隻超大的金槍魚,直直地朝現場最弱小的畢艾羅刺去!反應能力差勁的王子被嚇得不輕呆愣當場,而即使他沒傻住,照他的速度也絕對逃不掉的!

  遠處的白雪公主亦聽見了心上人的慘叫聲,企圖甩開白兔趕緊去營救畢艾羅,但白兔哪會讓她稱心如意?自是馬上纏住了變得比方才更兇狠的白雪,死也不讓她去妨礙同伴。也已經離王子有點距離的矮人尼梅更是來不及出手。

  眼前的一切在畢艾羅的視角裡彷彿慢動作一樣,金槍魚的吻部溢出陣陣紫茫、朝他的臉部逼來,白雪公主的大吼聲在他聽來是如此遙遠,他以眼角餘光瞥見氣極敗壞的白雪正努力朝自己衝來,同時尼梅也迅速跑往他的方向,可他們的速度都不如虎斑貓來得快,眨眼間金槍魚就近在咫尺,那張對他怒目而視的貓眼也──

  ──咻──

  一道重物墜落聲響起,畢艾羅面前的景像一下子全停了下來,金槍魚上的紫光已經落到他的身上,可是整條魚卻飛了出去掉下山谷、牠的主人也被一腳踹翻,失去意識之前,畢艾羅最後看見的,就是踩在虎斑貓身上的那傢伙銳利的眼神。

 

  「──嘖!真麻煩。」

 

  降到岩壁中段的矮人首領碎了聲,他放開幫助自己順利降落到此地的登山繩(一名優秀的矮人隨身包裡會有幾件應急的物資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當然,前提是「優秀」的矮人),一手接住昏厥過去的金髮男孩,同時重重踩了被他當腳踏墊的虎斑貓幾下。

  「老、老大!」看到自家首領,尼梅先是替暫時解除的危機鬆了口氣,又忽然想起自己現在可是偷換工作被抓包,又立刻繃緊了背脊。

  「王子殿下!」白雪公主總算把白兔狠狠揍飛,火速朝他們衝來、一把搶走昏迷的畢艾羅將其抱在懷裡。

  而矮人艾梅都還來不及說話,谷底就忽然爆出一陣讓人睜不開眼的紫光!眾人紛紛閉起眼睛,而待他們睜眼之時,一名身穿紅白相間格紋禮服的陌生女性正站在前方,她的身後還躺著剛剛明明不在那裡的兔子與貓咪。

  女人身上頂著愛心形狀的王冠,首領艾梅不記得他有見過這人,就算是森林新來的住戶,小鳥們也會通風報信,讓所有人都曉得新鄰居的到來。

  「妳、」矮人尼梅震驚地指著突然出現的女子,質問:「難道妳就是什麼仙境的女王?!」

  一聽她是女王,白雪也跟著怒瞪對方,「欺負我親愛的王子殿下的主使者就是妳吧!明明住在蘋果國的森林裡,還敢對身為蘋果國公主的我、跟我的未婚夫出手!妳已經做好以叛國罪之名被押上處刑台的覺悟了吧!」

  「我不是蘋果森林的住民,同樣也不屬於蘋果國。」女人說,隨後,她又抬起下巴,不卑不亢的啟口:「你們誤闖了我尚未完成的魔法通道,非常可能發生危險。」聽到這裡,白雪和尼梅就開始嘀咕會危險還不是那兩隻動物害的,「這條路將會通往我所創造的家園,而這座通道現在會連到蘋果國,是因為這兒是柴郡貓的家鄉。」女子所指的,顯然是那隻昏迷不醒的虎斑貓,「請放心,在我們的家完成後,這裡的通道便會關閉,絕對不會干涉蘋果國。」

  若她說的句句屬實,能蓋起連結兩個不同地點的魔法通道,那肯定是實力非常高強的魔法師,連尼梅和艾梅這兩位不諳法術的矮人都明白這一點,不由得提高警覺。可是,白雪公主才不管這一點。

  「說什麼不會干涉!」緊抱著畢艾羅的白雪公主大喊:「妳現在就已經嚴重干擾到我們了!還把王子殿下打昏,罪無可赦!」

  「他並不是被柴郡貓給打昏的,而是因為我附在金槍魚上的魔法。」女人抬起右手,一團紫光在她的掌中環繞,而後她又將紫光灑在意識不清的貓咪與兔子身上,說:「因為魔法的緣故,那位王子今後不會記得柴郡貓和白兔、不過他會記得自己和你們來過這裡的;做為交換,我剛剛也替這兩個孩子施下了相同的法術,牠們亦不會記得你們。還請你們別再追究此事。」

  這算哪門子的交換,好歹也給個精神賠償吧──白雪正要發難,強烈的紫光閃過,女人與小動物就消失了。

 

全站熱搜

西瓜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