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笨蛋王子:

  嘿,笨蛋王子,你現在還是跟以前一樣蠢嗎?

  有沒有又被綁架啊?或者又被哪位千金大小姐纏上了?

  嘖嘖嘖,像你這種德性,真不曉得怎麼會有女人看上你啊!人類的審美觀,實在是讓人搞不懂。

                                 一點都不想你的 矮人首領

 

  從此以後,白雪公主獲得了天天進森林遊玩的機會,矮人們也盡責地監控王子。自由被剝奪的畢艾羅王子,只允許每週寄一封信給家人,完全沒有外出的機會。

  「好久沒使用鏡子了!」深夜,白雪公主動作輕巧地打開黑王后的房門,躡手躡腳地就像準備去盜油的老鼠,「趁母后今晚不在,來看看晚上的王子殿下在做些什麼──」

  女孩對著魔鏡朗誦咒語,然而,倒映出的結果卻嚇了她一大跳!使得她忍不住叫了出來,連自己該低調一點都忘了:「什麼?!為什麼顯示出來的不是王子殿下!」白雪抓著鏡框猛力搖晃,就像在搖一個人的肩膀,尖聲逼問:「我的王子殿下不是世界上最帥氣的男人嗎!鏡子壞了是不是啊?」

  奈何她怎麼使力,鏡面中的影像都沒有變回那她心心念念的金髮男孩,白雪氣得踹了鏡框一腳,「喂!魔鏡,這是怎麼回事!」

  「公主殿下吶,」魔鏡低沉的嗓音響起,鏡面發出鏘鏘的聲響,若它是人,肯定抖到連牙齒都打顫了,「被您囚禁的王子愈來愈悶悶不樂,照這樣成長下去,他再也沒辦法成為世界上最帥氣的男人了。」

  白雪大驚失色,原地跳了起來,差點弄翻跟前的連身鏡,「不行,人家得想辦法讓王子殿下快樂起來!」

 

  隔天,白雪進到小木屋,沒有先打探王子的下落,而是把離她最近的小矮人拉到一邊,壓低身子,挨在他身旁。

  與心儀的公主近距離接觸的小矮人尼梅,臉頰很快地泛紅了,不禁開始妄想難道公主殿下改變心意、發現自己才是她的真命天子?

  可惜,白雪在下一秒就戳破了這不切實際的幻想泡泡,問:「喂,你知不知道王子殿下除了我之外,還喜歡什麼啊?」

  失望的矮人老實回答:「王子殿下哪有喜歡過妳?……老三!幹嘛打我!」

  小矮人抱頭瞪向忽然出現的同伴,後者看都沒看他一眼,畢恭畢敬地對著白雪說道:「公主殿下,這傢伙是說,王子殿下最喜歡吃的就是蘋果派。」

  「喔?蘋果派嗎?」白雪點了點頭,隨後右手握拳,氣勢十足地大喊:「好!我一定會做出最美味的蘋果派送給他!你們來幫我吧!」

  「是!」兩名矮人應道,帶著公主前往廚房。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矮人們的廚房也是應有盡有,不輸人類。除了一般的廚具及食材,還有不少森林裡特產的植物,以及矮人們釀的特製葡萄酒,外頭想吃也吃不到。當然,身為蘋果國的國民,他們家裡更少不了蘋果國特產的超級大蘋果,好幾顆都是剛從森林裡摘回來的,新鮮甜美。

  「首先……」女孩從衣服口袋裡,拿出皺巴巴的紙條,這是她昨晚去書房翻書找食譜抄下來的。為了王子殿下,她可真是世界上最用心的公主了!「……將蘋果切成丁狀。來人,上蘋果!」

  嬌小的矮人立刻獻上一大籃蘋果,另一名矮人則恭恭敬敬地獻上水果刀,馬上被白雪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拿走,差點就割到了矮人的脖子。

  白雪將蘋果拋到空中,執刀的手飛快地劈了幾下,刀光劍影之中,只見完美被削成一圈的蘋果皮安然落地,剩下的蘋果丁也跟著掉到碗裡。兩名矮人看得呆了,在白雪邊撥頭髮邊「哼哼」兩聲後,才猛然拍起手來,高喊「公主殿下真是好刀法」之類的讚詞。

  「接下來要把麵粉、鹽、奶油拌在一起──」

  白雪隨手抓起整袋麵粉,毫不保留地全數灑入碗中,嗜錢如命的矮人們看了實是心痛不已,接著,她拿起應是桿麵棍的短棍子,搗蒜似地朝碗裡搗去!力道之大,連整張桌子都在震動,一旁的矮人唯恐下一秒他們的廚桌就將解體。

  「很好!」白雪看著有些裂開的碗中,簡直是團爛泥的土黃色液體說道,顯然很滿意自己的成果,「完全融合在一起了!」

  接著她又拿出紙條,檢查下一個步驟,「把麵糰包好,放到冰櫃裡一小時……」

  「報告公主殿下!」矮人尼梅說,「我們沒有冰塊,不過有冰鎮用的魔法冰石!效果超強,應該能縮短成冰起來五分鐘!」

  「快給本公主拿來。」

  「是!」

  說著,尼梅就跑了出去,老三還來不及阻止,那可是貴重物品,若被老大發現,他們該怎麼交代才好呀!

  話說回來,負責掌廚的一直都不是他們倆,蘋果派的作法真是這樣嗎?怎麼好像有點不太對……矮人甩了甩腦袋,將煩惱拋開,算了,反正是那個笨蛋王子要吃的,關他什麼事。

  在尼梅拿回冰石,白雪把它直接倒入碗裡(「那真的可以吃嗎?!」另一名矮人忍俊不住地笑了出來)後,便將剩下的奶油和著糖放入平底鍋,開啟大火加熱,等奶油稠得冒泡後,將先前切好的蘋果一股腦地倒入其中,又加入大量飲用水,直到每塊蘋果丁都在裡頭載浮載沉、成為一塊漂流的小小島為止,便灑上肉桂粉,一邊哼歌一邊拿起湯匙拌了起來。

  矮人老三──在此補充,他的名字叫路瑪──看著那鍋開始冒黑煙、並發出詭異氣味的不明物體,真心認為眼前的公主實在像極了可怕的女巫,而尼梅則一臉癡迷地盯著高歌的白雪公主,低聲嘆著「好想吃吃看」,讓路瑪不得不懷疑自家老弟的腦子是否出了什麼問題。

  「你們兩個,」舉著攪拌匙的白雪命令,「幫我把麵糰跟派盤拿過來。」

  「遵命!」

  兩人分工照做後,白雪徒手把被冰得硬梆梆、甚至不知為何開始發黑的麵糰給掰成兩半,「啪!」地一聲將其中一塊麵糰在派盤上拍平,使其與盤子完全貼合,再把那鍋熱騰騰的東西全倒在裡頭,然後將另一塊麵糰撕成條,以網狀排列在上頭。

  「最後是灑上蛋汁!」白雪徒手從雞蛋籃裡抓出兩顆蛋,兩手用力一捏!整顆蛋便爆了開來!參雜著蛋殼的蛋黃跟蛋白全灑在蘋果派上,等一切就緒,她用力拉開烤爐的門,將蘋果派直接塞入其中,「接下來,只要等它烤好就行囉!」

  「好棒呀,公主殿下,妳真是太厲害了。」尼梅真心地拍手。

  「……對呀,真棒啊……」真期待那個笨蛋王子吃下去的反應啊,路瑪事不關己地想。

 

  在蘋果派總算出爐後,白雪公主將精心製作的料理,端到因無人看顧、而被關在首領房內的畢艾羅王子身旁。

  「王子殿下~」白雪甜膩的聲音啟口,整個人挨到冷汗冒個不停的畢艾羅身上,撒嬌道:「這是人家特地為你做的蘋果派,像我這麼賢淑的公主,世界上真的找不到第二個了!」

  畢艾羅連連後退,直到被逼至牆角,避無可避才停了下來,兩手抵在身前,以防白雪忽然撲上來。

  他還在想白雪今天怎麼這麼安分,原來是想毒死他嗎?!畢艾羅驚恐地想,這種擠滿奶油、派餅呈扭曲的不規則狀、灑滿一大堆蛋殼的東西……還莫名其妙的發黑……這怎麼可能是蘋果派啊!不要汙辱蘋果派!

  完全不知對方所想的白雪,則是覺得對方肯定是開心到說不出話來了!畢竟,像她這樣長得可愛又會做料理的公主,可是絕無僅有的啊!

  「謝謝妳的好意,」半晌,畢艾羅總算吐出一句話:「但是我不餓。」

  「王子殿下,你就不用客氣了。」白雪拿起擺在一邊的叉子,插起一大塊蘋果派,「就讓我餵你吧。來,啊──」

  「不用了,我真的不餓。」

  畢艾羅的背完全抵到牆上,而白雪的身體已經貼到了他的胸前。

  「我說,啊──」

  「唔喔!」叉子被用力塞入口中,畢艾羅忍不住悶哼一聲,隨後拼命地咳了起來,這絕對是謀殺啊!

  白雪開心地笑了起來,期待地問:「怎麼樣?好吃嗎?」

  而被迫吞食蘋果派的畢艾羅,則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身體僵硬,兩眼幾乎翻白,而白雪對他的異狀似乎無所知覺,仍是用閃閃光的眼神盯著心上人,輕輕推著他呼喊「王子殿下?」,直到畢艾羅全身一陣痙攣,口吐白沫地昏了過去。

  「不好了!」白雪大叫,慌亂之中還不小心讓畢艾羅的頭直接撞到地上,「王子殿下昏過去了!來人啊!」

 

   ×

 

  從那之後,白雪公主鍥而不捨地繼續做出各式各樣的蘋果派,手藝也慢慢有了進步,讓畢艾羅王子從一吃就會昏死、改善到只是嘔吐、最後只會肚子痛而已。

  「今天不會又有派了吧……」畢艾羅從遠處偷偷望著從廚房裡不停冒出的閃光,暗自懷疑這回莫非是灑滿螢光塗料的蘋果派?再這樣下去,他遲早會食物中毒而死!一想到客死異鄉的可能性,畢艾羅免不了難過起來,他真是對不起養育他的父王、母后。

  畢艾羅深吸幾口氣,才將情緒穩定下來,強迫自己往好的一面想,至少白雪公主為了討好他是真的很努力,雖然努力後做出來的一樣不能吃……

  「王子殿下,今天的派烤好囉!」女孩的臉忽然在眼前放大,男孩不住吃了一驚,「你在想什麼想得這麼出神?」

  畢艾羅唯唯諾諾地回答:「我、我只是在想,妳真的很努力想做出美味的蘋果派呢。」

  「當然呀!」白雪綻開絕美的笑容,燦爛耀眼得堪比夏季的艷陽,若不是深知他的本性,恐怕連畢艾羅都會為之傾倒,「一切都是為了我最喜歡的王子殿下!」

  「妳現在這樣不是比一開始好多了嗎?」畢艾羅露出微笑,試著轉移話題,「喜歡一個人,就要努力為他付出,而不是強迫對方和你在一起。

  「我明白了。」

  白雪睜著綠眼,慎重地點了點頭,在畢艾羅放鬆下來時,她再次端出那被畢艾羅視為夢魘的點心,高興地說道:「那麼,王子殿下,來嚐嚐剛烤好的蘋果派吧!

  妳到底有沒有在聽人說話啊!王子在心中抗議,無奈地接過公主遞來的餐具,比起被強塞餵食,他寧可親自赴死。

  誰知道,將蘋果派送入口中的剎那,畢艾羅霎時呆了。

  美妙的滋味從舌間蔓延開來,充斥整個口腔,他愣愣地享受這一切,發現竟沒有自己所知的任何一種詞語能形容現下的感覺,腦袋彷彿被千軍萬馬踐踏過,徹底當機、無法使用,那種妙不可言的感受由舌頭蔓延至全身上下,他感覺嘴裡幾乎住了隻專門灑糖的雪精靈,渾身顫慄、久久不能自己!

  稍稍鎮定下來後,畢艾羅連忙狼吞虎嚥地將眼前的蘋果派吃下肚,像極了數天未進食的難民!他從來沒有這麼想吃一樣東西!從來沒有一種食物,能讓他徹底瘋狂,有著「以後吃不到了怎麼辦啊」的想法!

  在將蘋果派一掃而空後,畢艾羅滿足地笑了起來,對著白雪由衷地讚道:「太好吃了!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蘋果派!」簡直不像妳做的呀!

  「太好了!」白雪一把抱住畢艾羅,用自己的臉拼命磨蹭對方的臉頰,「我以後也會天天做蘋果派給王子殿下的!

  白雪摟著畢艾羅又抱又跳的,在心底大聲呼喊,真是不枉費她特地找宮廷御廚要了宴會專用的特調香料來,什麼技術都不用、一灑上去任何食物都會變人間美味的調味料,實在太棒啦!早知道一開始這麼做就好了,「努力的笨女孩」角色,根本無法讓王子殿下心動。回去得好好犒賞廚師才行!

 

   ×

 

  「那小子最近跟公主殿下好上啦?」矮人首領對一邊的小矮人問道。

  採礦工作的中午休息時間,矮人們坐在一塊兒大啖剛從森林裡採來的野果野菜──為了節省餐費,每天的午餐都是就地取用,要等到了冬天資源貧瘠的時候,才有自己帶食物的可能──有的湊在一起聊天,有的做自己的事,有的專心吃飯。

  「對呀,真是太可惡了。」小矮人尼梅咬下一口蘋果,洩恨似地用力咀嚼,「因為美食才喜歡上公主殿下,真是膚淺的男人!」

  那種東西哪裡算得上美食啊……坐在他旁邊的矮人路瑪心想。

  最近,白雪公主來找畢艾羅王子時,後者總算不再像以前一樣,一聽到前者的聲音就隨便找間房躲進去,能夠兩人開心地交談、分享彼此的興趣,白雪曉得畢艾羅熱衷於魔法相關的知識後,更是馬上從家裡帶了一堆書送他,百般殷勤之下,總算令畢艾羅逐漸對她打開心房。

  矮人尼梅嘆道:「現在的公主殿下,肯定正替那笨蛋王子煮著美味的晚餐吧!」

  「……是毒藥吧……」

  「唔?老三,你說了什麼嗎?」

  「沒什麼。」

  吃飽喝足後,矮人們再次進入礦坑工作,矮人尼梅也到礦坑前的沙丘上站崗。

  他摸了摸被食物撐得像小球的肚子,隨後將右手舉在眼前、遮擋夏季強烈的陽光,幸好他們還在森林裡,算得上涼爽,否則,最近的天氣實在是越來越熱啦!

  矮人左看看,右看看,炙熱的艷陽似乎令他出現幻覺,他朝思暮想的女孩身影出現在遠方,身旁還有個討人厭的金色蒼蠅,他們現在可在家裡歡樂地看書聊天呢,怎麼看都是不可能的事……慢著!怎麼老五也在那裡?矮人尼梅揉了揉眼,這才確定森林中的孩子們不是他的幻想,而是確確實實存在的!

  「公、公主殿──噗喔!」

  小矮人尼梅驚呼出聲,而他才喊到一半,馬上就被忽然放大的鞋底給打斷!他往後滾了幾圈,一頭撞到不遠處的樹根,在他撐著暈呼呼的腦袋坐起身時,才發現剛才一腳踹飛他的居然是剛才離他少說有數十公尺遠的白雪公主!

  尼梅甩了甩昏昏沉沉的頭,對站在自己面前、雙手叉腰的白雪傻呼呼地笑道:「公主殿下真是好體力,一下子就從那麼遠的地方跑過來了!」

  「噓!小聲點啦!」白雪將食指伸在唇前,責難地說道,也不管自己的嗓門之大遠高過對方,若不是矮人們在較深的洞穴裡專心採礦聽不見聲音,肯定全跑出來了,「喂,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出去玩?」

  「什、什麼?」尼梅一時沒反應過來,心說這莫非是約會邀請,「可是我還得工作……」

  「工作有比本公主重要嗎!」白雪跺了跺腳,要不是王子殿下說想到森林裡玩,今天陪著他們的矮人又呆呆愣愣地不認得路,她才不想來求這個小矮人呢!

  當然,她更希望兩人獨處約會,可惜畢艾羅王子堅持非有人陪同不可,真是保守。

  此話一出,尼梅立刻像被雷劈到一樣,立馬從地上站了起來,挺起胸膛說道:「當然沒有!絕對沒有!」

  在他們談論的同時,另一名矮人也帶著王子走了過來,神智清醒了些的小矮人尼梅馬上抓著他的矮人同伴到一邊的樹叢去,低聲詢問:「喂,這是怎麼回事?」

  「還不就那個笨蛋王子,說什麼好奇森林裡的奇幻生物,公主殿下就決定帶他去見識見識。」矮人凱瑞攤了攤手,無奈地解釋,「俺覺得那傢伙肯定是想逃跑,就反對,不過那笨蛋王子好像怕跟公主殿下待在一塊兒,堅持要俺陪著他們。俺想說那就帶他們隨便晃晃唄。」

  「老五你不是路癡嗎?」矮人尼梅拍了拍額頭,一臉頭痛,「要是搞丟了那笨蛋王子就算了,要是害公主殿下有什麼閃失,你怎麼賠呀!」

  凱瑞不悅地說:「你以為俺幹嘛來找你,帶路的事就交給你啦,老么。」

  「啥?可是我還得幫老大他們站哨……」

  見尼梅一臉猶豫,凱瑞一手勾上對方的肩,嘿嘿笑道:「我來跟你換班就好啦,你不是最喜歡公主殿下了嗎?這可是在幫你製造機會耶。」天知道,就算他們再怎麼敬愛蘋果國的王室,他光是跟那位任性的小公主相處半小時就快抓狂啦!不快把她推給別人怎麼行。

  聽凱瑞這麼說,尼梅似乎受到鼓舞,有了點小小的信心,躊躇一番後,下定決心地說道:「好吧!那我去跟老大說一聲──」

  「不行!公主殿下交代過,她是要在森林裡偷偷幽會。」矮人凱瑞用力搖了搖頭,若是給老大知道他們偷換班,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而一旁的白雪公主似乎也等得不耐煩了,忽然湊到他們身旁,用力一拍兩名矮人的肩膀,催促:「你們談好了沒呀,磨磨蹭蹭的。」

  「好了、好了,」矮人凱瑞一邊說,一邊將還在糾結的尼梅給推了出去,「這小子會好好替您帶路的,公主殿下!記得早點回來呀!」

 

  「找到嚮導啦,那麼,王子殿下想去哪裡呢?」白雪輕快地說道,她一手提著短裙、一手勾著畢艾羅的手臂,在森林裡蹦蹦跳跳的,害得身旁正拿著書看的男孩險些摔倒,「人家之前在課堂上學過,蘋果國住了最多不可思議生物的,就是宮殿旁的這座森林了!」

  畢艾羅自然也知道這點,此刻的他,露出與白雪相處時少見的開懷笑容,用空著的另一隻手翻看手中的磚頭書,這是他前陣子苦苦哀求矮人首領,才好不容易讓他們替他買來的,畢竟,他實在受不了沒書可看的日子!

  男孩熟練地用單手翻著《蘋果國各式各樣種族大全》,很快地找到他用綠色書夾標起來的一頁,「這個,」他將書湊到女孩眼前,書頁裡繪製的純白鬃毛飛揚、似乎畫中主角呼之欲出,「獨角獸,我一直很想看看傳說中跟龍是同個發源地的獨角獸。」

  「是這樣嗎?王子殿下真是浪漫呀!」白雪讚嘆道,她心愛的畢艾羅王子,的確如獨角獸一般純真無邪又可愛,再者,獨角獸是最忠貞不二的生物,王子殿下一定也是!多麼癡情的男人,不愧是她看上的未婚夫!

  白雪的周遭幾乎冒出一顆又一顆的粉紅色幻想泡泡,她勾著畢艾羅的手腳步輕盈地跳躍著前進,被勾著手的畢艾羅同樣滿心都是夢寐以求的獨角獸,兩人雙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無論跟在後頭的矮人尼梅怎麼輕喚都沒有用,直到最後,矮人用力「咳」了好大一聲,才讓他們回過神來。

  「做什麼啦?很沒衛生耶你!」白雪雙手叉腰,頗不高興地說道。

  尼梅撓了撓頭,「呃,我只是想提醒公主殿下,獨角獸可不是那麼好找的生物啊。」

  白雪挺起胸膛,語氣自信地說道:「那又如何?本公主的美貌能收服世間萬物。」

  「是、是的。」尼梅微微紅了臉,有些侷促地回應:「但是,像公主殿下您這樣亂晃,是找不……呃,可能會花更多的時間才找得到獨角獸。」

  小矮人試著婉轉地提醒他所景仰的公主,而在對方接話前,一邊的王子就雙眼發光地插嘴道:「你的意思是,你曉得獨角獸在哪裡嗎?」

  尼梅搖了搖頭,想著要怎麼解釋,最後乾脆轉身、叫另外兩人跟著他走,好學的畢艾羅馬上就追了過去,白雪也只得尾隨其後。

  矮小的三人在樹林裡穿行,密密麻麻的樹叢有好幾株甚至長得比他們還高,所幸熾烈的陽光令森林裡的視野依舊清晰,崎嶇不平的道路對身手矯健的公主及走慣了的矮人來說根本不成問題,唯一跟不上的是不擅長體力活的王子。白雪一邊哼歌一邊拖著畢艾羅往前走,前者的衣服整齊地幾乎不像奔跑過後會有的模樣、且一塵不染,後者則是全身沾滿跌跌撞撞的泥土與樹葉,金髮上甚至頂了個鳥窩。

  待矮人尼梅停下腳步,轉過身愣了幾秒就哈哈大笑後,白雪才注意到狼狽不堪的畢艾羅。

  「哈哈哈──鳥窩頭──哈哈──」

  「不要笑我了啦……」

  畢艾羅一臉無奈,白雪則是轉動綠眸上下打量著畢艾羅,隨後一把將畢艾羅頭上的樹枝扯掉、用力抱住他,「這種充滿野性風格的王子殿下也好棒啊!」被樹枝撕成條狀的衣服實在太棒了!為什麼這些枝幹不利一些,乾脆點把王子殿下的衣物徹底撕破呢?

  畢艾羅被勒得幾乎喘不過氣,尼梅則是隨手撿了塊石頭割破自己的衣服,連喊了幾聲「我、我的衣服也破囉」但久久無人理會,才清清喉嚨,把兩人的注意力拉過來:「咳、嗯!公主殿下,請抬頭。」

  白雪完全不甩他,反倒是畢艾羅,一聽之後就勉強抬起頭來、隨後發出驚呼:「這、這是!」

  許許多多渺小如螢火蟲的光點在林間跳動,他們一個個散出各色光芒,即使艷陽高照,仍是清晰無比,活像是有人在樹林裡灑了彩帶、正舉行宴會。細碎的光點懸浮於三人的頭頂,彷若鋪成一條往無窮遠處延伸的光之地毯。

  「傳說中,有妖精的地方就有獨角獸,」矮人尼梅摸了摸鼻子,裝模作樣地說道:「這些光點一直都存在這條路上,不知道從哪裡來、也不知會延伸到何處去──而這,就是妖精經過的痕跡!」語畢,他得意地抬起下巴,想看看這兩個孩子的反應,孰不知畢艾羅已經一臉好奇地伸手抓取那些漂浮的光點、活像隻小狗,而敏捷的白雪則是單手抓下一大把螢光,殷勤地獻給畢艾羅。

  這兩個人到底有沒有在聽他說話啊!尼梅真心覺得,自己這導遊當得真不值。

  而見到這種美景,無需多言,孩子們自是懂得跟隨著光之路前進,在唉聲嘆氣的尼梅回過神後,就見王子與公主已向著光點指引的方向前進,讓他只得在後頭手忙腳亂地喊著「等等我」一面追上去。

 

   ×

 

  坐在土丘上的小矮人,一邊哼著不成曲調的歌,一邊不大專心地眺望遠方,觀察有沒有什麼伺機靠近此地的生物。呀!擺脫兩個煩人的小鬼後,還真是悠哉愜意!

  一想到平日他們在挖礦時,小矮人尼梅僅僅是在外頭站崗,矮人凱瑞就不禁羨慕起這傢伙悠哉的日子來,但轉念一想,誰教老么天生瘦小,叫那小子拿鋤頭搞不好都會自己摔個倒栽蔥,再者老么眼力好、跑得也快,當哨兵是再適合不過。最重要的是,要他凱瑞天天都在外發呆,自己十之八九也受不了,偶爾納涼倒是沒所謂。

  「唷,這首不是去年國慶日時,馬戲團表演的歌曲嗎?」

  「對呀,老大你記憶力真好……老大?!」反應慢半拍的矮人凱瑞一轉頭便大驚失色,只見首領艾梅一手按著他的肩膀,一手拎著裝礦石的麻布袋,而首領臉上皮笑肉不笑的神情,讓他瞬間有種自己會被裝得鼓鼓的袋子給敲昏的錯覺。

  「老五啊,」艾梅將袋子放到地上、雙手壓住對方的雙肩,用同伴們聽了雞皮疙瘩絕對會掉滿地的溫柔語調啟口。他本來是挖到尼梅特別喜歡的魔法礦石,才爬出洞口想問人要不要的,誰知看見的竟是凱瑞,「你不是應該在家裡陪那笨蛋王子嗎?」

  凱瑞強壓下後退的衝動,冷汗直冒地回應:「呃……俺跟老么換班……

  「喔?所以老么回家陪笨蛋王子了?」

  「不,呃,俺是說,對。」

  首領瞪了眼神飄移的同伴一眼,扳住他的頭逼他正視自己,「說,笨蛋王子跟公主殿下還有老么在哪裡?」

  「他們、他們……」矮人凱瑞深吸一口氣,總算說出實話:「那王子好奇俺們蘋果國的各種生物,央求俺帶他和公主殿下去森林裡玩,但俺不會認路,就找了老么陪他們。」

  語畢,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沉默,就在首領緩緩鬆開手,凱瑞差點以為對方要放過自己時,就聽見艾梅的大吼:

  「你這白癡!」艾梅狠狠踹了凱瑞的屁股一腳,「森林裡又不是只有可愛無害的小動物,老么那傢伙一看到公主殿下又什麼都忘了、肯定會掉鍊子,怎麼可以讓他帶著那麼重要的人在林子裡溜達!」

  凱瑞摀著生疼的臀部,又見艾梅朝洞窟裡大聲呼喝,要所有矮人停下動作,進森林裡分頭尋找他們的兄弟與王室貴族們。

    全站熱搜

    西瓜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