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給蘋果國的大家:

  各位,你們還好嗎?第一次寄信給非人類,不曉得這封信能不能順利傳到你們手中。

  我在快樂國的宮殿裡,收到了雪片般飛來的信件,全都是蘋果國寄來的,寄件人當然是白雪了。

  基於做人應有的禮貌,父王與母后希望我回信,而僅僅是書信來往,我也同意了。畢竟,說老實話,我也很想念住在小木屋裡的大家。

  希望白雪不要把這封信私藏起來,否則我會很生氣的。

                                 想你們的 畢艾羅

 

  「耶,解開繩子了。」

  四下無人,矮人們識相地回到房間去。白雪掛著甜笑,畢艾羅揉了揉被麻繩勒得發紅的手腕,問:「……謝謝,請問我們認識嗎?」

  不顧對方還坐在地板上,白雪興高采烈地撲向畢艾羅,害他差點直接倒地,「從今天開始就會認識了!王子殿下,請你向我求婚吧!」

  「求、求婚?!」畢艾羅嚇得用屁股往後挪了半步,對白雪大喊:「妳是蘋果國的白雪公主沒錯吧?我們才認識不到一個小時耶!我怎麼可能和妳求婚?!」

  「也就是說,滿一個小時之後就可以了嗎?」白雪睜著綠瞳,以天真無邪語調的開口,順勢拉起畢艾羅剛鬆綁的雙手,「真是矜持呀,王子殿下。」

  畢艾羅的眼神像在看某種無法溝通的未知生物,他耐心地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我們又還沒有感情基礎,哪有人就這樣求婚的?」

  孰不知,他自認為溫和有禮的口氣,竟讓白雪公主的眼再次盈滿淚水。

  「王子殿下……討厭人家嗎……明明是人家救了王子殿下……」

  「我、我很感激妳救了我。」

  從小被教育的禮節使得畢艾羅即刻做出安慰對方的反射性動作,同時,白雪的眼淚就此止住,讓畢艾羅忍不住認為,那雙眼根本是說開就開、說關就關的水龍頭。

  「那就是喜歡囉,我也很喜歡王子殿下呢。」

  傾刻間,白雪公主的臉在眼前放大無數倍,溫軟的物體貼上雙唇,畢艾羅才意識到自己的初吻竟被奪走了!

  擅自親吻他的女孩,像吃完一頓豐盛的大餐般舔了舔嘴,此舉令畢艾羅不禁打了個寒顫,她用理所當然的口吻接著道:「『王子和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不是常識嗎?」她抱緊畢艾羅,力氣大得讓人無法相信是由這麼小的孩子身上發出的力量,「你是最帥氣的王子,我是最可愛的公主,本來就應該結婚呀。

  「你再也找不到像我這麼完美的公主了喔。」

  這種彷彿欲將人生吞活剝的模樣,讓畢艾羅起了一身的冷汗,他緊張地喊道:「我們連朋友都還不是耶!」

  白雪似乎聽懂了他的話,緩緩鬆開臂膀,在畢艾羅放下心來時、又用力握住他的雙手,親吻了他的臉頰,「那麼我們從現在起就是朋友了,王子殿下。」先從朋友做起也無所謂,反正王子殿下之後一定會愛上她的!她有得是時間。

  「……朋、朋友的話……好吧。」

  「耶!」女孩再度擁抱男孩,後者幾乎以為自己的肋骨會被勒斷,前者才站起身來,依依不捨地望著他說道:「時間不早了,我要先回宮殿裡,免得母后擔心。」

  隨後,白雪對著通往矮人寢室的階梯高喊:「矮人先生,就麻煩你們幫我看好王子殿下囉!我改天再來玩。」

  「好!交給我們吧!」矮人首領立時應道,「老么,你送公主殿下到森林出口去。」

  「遵命!」

 

  在白雪公主來到能看見城堡的森林邊緣後,便與護送她的小矮人分別,往前走沒多久,很快就遇見了氣喘吁吁地靠在樹幹上的獵人,可見他跑了半天,就是沒找著自己。

  一見她回來了,獵人立刻衝到她跟前,如同失散多年的狗總算找到了主人,「公、公主殿下!您沒事吧?」

  「沒事、沒事,」白雪漾著制式的微笑,「剛才的情況,你可不要稟報母后唷。」

  「可是……」

  「怎麼,不想聽我這個公主的命令嗎?」女孩原本溫柔的語氣,瞬間冰冷起來,夕陽下的綠眼輝映著令人膽戰心驚的光,而她臉上依舊掛著與之不符的笑容,不疾不徐地說道:「獵人叔叔,你說,若是讓母后知道你跟丟我,遭殃的會是誰呢?要是我和母后說你拋下我不管,他會聽誰的話呢?」

  獵人緘默,白雪繼續道:「再說,我將來就算不是蘋果國的女王,也會嫁到鄰國成為王后,得罪我對你來說是沒有好處的喔。」

  沉默半晌,獵人才吐出「我知道了」三個字。

  白雪也提起腳步,朝城堡的方向前進,「記得多幫我說點好話,讓母后答應我可以天天到森林來玩。」

 

   ×

 

  把燕子追丟、不小心發現矮人的礦坑、被囚禁在蘋果國……坐在紅沙發上的畢艾羅在腦中整理今日發生的事,而後嘆了口氣,父王跟母后一定會很擔心他的,也不曉得那位公主要他待到什麼時候……

  「喂,」矮人首領不客氣地首領推了推他的肩膀,「吃飯啦。」

  「咦?」

  「咦什麼咦啊,都晚上六點半了,你這嬌生慣養的王子不餓,我們這些工作一整天的人都餓死啦!」

  首領一邊說,一邊扯著畢艾羅的手,將他拉往階梯。

  畢艾羅有些訝異,這群負責監禁他的矮人竟會讓他共進晚餐,他還以為今晚只能像故事書裡的囚人那樣,靠吃剩的餿水或乾麵包度過呢。

  而一踏入往下延伸的階梯,畢艾羅就幾乎忘了自己糟糕的處境,只注意到眼前的一切是多麼不可思議!

  從小到大,畢艾羅都是個好學的孩子,尤其樂於吸收魔法相關的知識,包含各種各樣神奇的魔法生物。他所屬的快樂國沒有矮人,他今天才頭一次知曉,原來矮人建在地表上的木屋只是個幌子!真正的建築是在地下的!

  木製的地底通道錯綜複雜,若無人領路,肯定會迷失其中,發光的蕨類生長在木板的隙縫中,路上時不時能看到置於高台(說是高,也不過到畢艾羅頭頂)、蓋著玻璃罩的美麗礦石,每一樣東西都新奇得令畢艾羅想撬一個來研究,他抱著看展的心情開心地不得了。

  「……好像兔子喔……」

  男孩喃喃嘆道,矮人首領則睨了他一眼,「什麼?」

  「你們的家,簡直就像兔子洞一樣呢!『狡兔三窟』,不是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嗎?」

  畢艾羅興致勃勃地說,身旁的矮人僅是白了他一眼。

  終於,他們走到了餐廳,長木桌邊各放了三張矮凳,中間的一張獨立出來,待在餐廳裡的眾人都在幫忙擺好餐具、端菜上桌,矮人首領吩咐其中一名夥伴再拿張椅子給王子,等到一切準備就緒,他便走到中間的椅子坐了下來,畢艾羅則坐在他的對面。

  桌上擺著一大堆畢艾羅從沒見過的食物,他心底的求知慾一下子吊到了嗓子眼,簡直想馬上將那些料理吞下肚──方形麵包的上頭擺著切碎的火腿丁及生菜,麵包中心則流出了液態的蛋黃;壓碎的炸馬鈴薯上頭,焗烤皮包著不知名的肉類及菜葉;捲起來的蘆薈中心,一層一層地裝疊著麵粉類、醬汁、水果、蔬菜、香菇……還有好多好多,讓他眼睛一亮的食品,中間的濃湯,還是用挖空的厚麵包裝盛!特別得不得了!

  「現在,」首領的話語打斷了畢艾羅對料理的觀察,他抬起頭,看見所有矮人們都做出了將手高舉在頭上、雙手合十的怪異手勢,察覺到這似乎是某種餐前儀式,畢艾羅趕緊笨拙地效仿。首領說:「向財神禱告。」

  「偉大的財神啊!」七人的聲音在飯廳內迴響,「感謝祢賜給我們令生活不虞匱乏的礦坑;感謝祢讓我們有能工作的健康身體;感謝祢那可貴的財富使我們平安喜樂!因為有祢,世界才有和平!偉大的財神吶!請您讓我們得到更多、更多、更多與更多的黃金,當我們受到感召,必須前往祢身邊的那一刻,必定加倍回報。謝財神!」

  畢艾羅因這貪財得過份的禱告詞而愣住,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的餐前禱告是向財神祈求的,果然矮人是很神奇的生物!

  接著,矮人們將雙手放下,拿起刀叉向餐桌進攻、一點也不優雅地搶食起來。

  「欸,給我胡椒……我是叫你給我胡椒!不是用胡椒罐砸我頭!」

  「啊!我的雞腿!誰准你搶我的烤腿啊!」

  「該死,今天的『鍋子』是誰負責烤的?破洞了啦!」

  習慣了宮廷裡繁複的用餐禮儀,初見這種景色的畢艾羅不禁呆了,原來吃飯能弄得像在打仗,實在令他大開眼界。

  「喂,王子。」矮人首領喚道,畢艾羅朝他的方向望去,馬上被一塊硬麵包砸得正著!他拾起從他臉上落到盤裡的麵包,有些怨懟地望著首領,「好心給你耶,快吃啊,我們可是不會給搶不到的人留食物的。」

  「……謝謝。」畢艾羅這才想起他也該拿點東西來吃才對。

  用餐時間結束後,由吃最多的人負責洗碗及收拾滿地狼籍,而那種工作,自是不會落到只吃了一塊麵包跟一碗湯的畢艾羅身上,嬌生慣養的王子根本搶不到食物。

  人們依序離開飯廳,無處可去的畢艾羅待在原地,不知該做些什麼,乾脆去詢問負責收餐盤的胖矮人需不需要幫忙,卻被對方嘲諷照他這副笨手笨腳的模樣哪可能做得來,只得繼續待在座位上。

  「喂,笨蛋王子,」矮人首領單手撐頰,一邊剔牙一邊對畢艾羅說道:「你有想做什麼嗎?要是怠慢了你,讓公主殿下不開心可就糟了。」

  既然對方主動提問,畢艾羅當然不會客氣,馬上就提出要求:「請、請讓我參觀你們的家!」

  「哈啊?」矮人愣了愣,他本以為總該是給食物、再不然就是書信聯絡等請求,結果這是什麼鬼?一個肉票想參觀綁匪的住宅,也太詭異了吧!但轉念一想,他很快就瞇細金瞳,問:「你該不會是想摸透地形逃跑吧?」

  「不會的!」畢艾羅連連搖頭,至少,在滿足自己的求知慾之前,他可是一點兒也不想離開這間有趣的木屋!似乎是怕矮人首領不相信他,畢艾羅又急急地說道:「我被你們看著,力氣、速度都比不過你們,怎麼可能逃得了呢?再不然就把我綁起來也行,拜託讓我參觀你們家。」

  矮人首領沉默半晌,似是在沉思,畢艾羅不禁緊張起來,片刻,前者才點頭同意:「好吧,不過你可不能搗亂喔。」

 

  既然是矮人的住屋,所有家具的尺寸當然也配合他們的體型全數縮小,木製或金屬製的器具上頭都看得出手製的痕跡,教畢艾羅驚嘆連連。

  「好厲害,家具全都是你們自己做的嗎?」

  在倉庫裡打轉的畢艾羅興致高昂地問,矮人首領理所當然地點了點頭,「那當然,外面買的家具那麼貴,除了你們這種死有錢人,誰下得了手啊。」

  ……這群矮人還真是錙銖必較啊。畢艾羅汗顏。

  矮人家的配置就如一般的民宅,一間客廳、一間倉庫、一間廚房、一間餐廳,以及配合住宿人數的七間臥室,而連家具都捨不得買的矮人自是不可能擁有書房,得知這點的畢艾羅免不了有些失望,但很快又打起了精神,畢竟能進到矮人的地盤就很不容易了,哪還能要求那麼多!

  矮人的私人物品大多都鑲嵌著與自己帽子顏色相符的寶石,看得出來他們真的很喜歡這種東西,在把整間房子都逛過一遍後,畢艾羅才發現某個地方不太對:

  「不好意思,請問浴室在哪裡?」

  「你這不禁民間疾苦的小子,知不知道接水管要花多少錢啊!」矮人首領低吼,隨後領著畢艾羅往其中一條通道走去,「那種東西,哪可能有。」

  「咦耶?可、可是……」

  「可是什麼?真是欠揍的小鬼。」

  矮人首領說著,他們已來到通道底端,那兒立著一扇門,他將其用力推開後踹了畢艾羅一腳、讓他整個人往外跌了出去。

  頭昏眼花的畢艾羅一頭栽到泥地上,正想問自己不過問了句浴室、有必要這麼對待他嗎?就聽見嘩啦啦的水聲在耳邊響起,並後知後覺地注意到,他已經離開木屋,來到森林中,潺潺溪水在眼前流過,他所摔落的則是河岸邊濕軟的草地。

  沒等畢艾羅反應過來,他的後領便被矮人首領拎起,後者解釋:「刷牙洗臉洗澡什麼的,直接拿著盥洗用具到這裡來就可以啦。當然,因為多了你這傢伙,我們決定平常都鎖住這扇門,你想出來可得先問過我們啊。」

  語畢,矮人首領就將畢艾羅扔進水中,「要洗澡的話就趁現在啦,給你三十分鐘的時間。……啊,你這笨蛋王子沒帶錢在身上吧?自己把今天的衣服洗一洗頂著唄,之後再問問公主殿下,能不能幫你買幾件新衣好啦。」

  當然,首領說出這句話時,兩人絕對沒想到,隔天,白雪公主會一邊流鼻血一邊說出「人家很樂意跟王子殿下交換衣服喔」這種台詞。

 

  在狼狽不堪的王子梳洗完畢後,矮人首領抓著他來到了最小的矮人的寢室,當時那名矮人正在製作小飾品,因他們的到來而嚇了一跳。

  「老么,這傢伙就交給你啦。」

  「是、是的,老大!」

  小矮人戰戰競競地行軍禮,等首領離去後,他才一屁股坐到床上,對不曉得該如何是好的畢艾羅碎唸:「真是的,為什麼要把你丟到我房間來啦?壓力很大耶。」

  「呃,抱歉。」

  「道什麼歉啊,老實說,我還有點想謝謝你呢。」矮人邊說,邊走向櫥櫃,從裡頭取出不知放了多久、還隱隱散發霉味的舊棉被與舊枕頭,丟給一臉莫名奇妙的畢艾羅,示意他自己打地鋪,「我仰慕公主殿下好久了!要不是有你這誤闖礦坑的笨蛋,公主殿下對我來說大概永遠都是遙不可及的偶像吧!連碰也碰不到,更別說交談了。」

  「……是、是這樣嗎?」畢艾羅尷尬地把棉被鋪到地上,「不客氣。」

  「說什麼呢,我可不是感謝你的意思啊!」小矮人別過頭。

  什麼跟什麼啊?剛剛不是才說了要謝謝他嗎?畢艾羅無言,在不大的空間裡將棉被壓整齊。

  這間房小得不行,矮人的床加上鋪在地上的棉被,就幾乎把地板都佔滿了。

  整理好自己今晚要睡的地方後,畢艾羅才想起一個問題,對努力扳拗扣環的小矮人問道:「對了,請問你們叫什麼名字?我叫畢艾羅。」

  「我嗎?」小矮人停下動作,看了他一眼又繼續未完的工程,「我叫尼梅,老大叫艾梅。先說好,老大覺得自己的名字聽起來娘娘腔,所以你只能叫他老大、或是首領,硬要喊名字惹火老大的話,可別怪我沒告訴你啊。」

 

   ×

 

  隔天,矮人們才想起一個重要的問題──既然答應了白雪公主幫忙監視王子,且高貴的公主殿下還說會擇日來訪,那麼,他們的採礦工作該怎麼辦呢?

  「難道要為了這小子,害我們不能工作?」其中一名胖矮人說道,「不行,休息一天能入袋的黃金就少了一份,光想到這點,我就食不下嚥啊!」

  「還說呢,」體型最為高瘦的矮人調侃他,「今天早餐吃得最多的是誰呀?」

  「不是你嗎?」

  「你不要臉!」

  兩名矮人立時吵了起來,其他矮人同樣也苦思著這個問題。

  他們坐在客廳裡,將沙發上的畢艾羅團團圍住,對究竟該怎麼做沒個頭緒,最後,矮人首領開口了:「五個人去採礦,兩個人留下來看著他,每天換班,就這麼辦。」

  某位矮人提出異議:「老大,少兩個人就少一份勞動力,就少一袋黃金了!」

  「不然你要帶這傢伙一起去礦坑裡,時時提防他偷走我們的財產落跑啊?」首領白了發話者一眼,其他矮人想了想,便也同意這番話,紛紛提起工具準備出門了。

  最後,留下來看家的只剩首領艾梅及小矮人尼梅。

  畢艾羅有些侷促地坐在靠窗的沙發上,興奮了一天後,今早他才遲鈍地想起,自己可是被囚禁,而非來蘋果國度假遊玩的事實。

  掛在客廳的時鐘滴滴答答地響著,尼梅正專注地做吊飾──畢艾羅此時才看清,那是片蘋果造型的金屬牌──艾梅則趴在桌邊振筆疾書,從他不停碎念的嘴形看來,畢艾羅合理懷疑這傢伙寫的是帳目明細表一類的文件。

  金髮王子望著窗外發呆,矮人們也沒有和他交談的打算。悶得發慌的畢艾羅,在短針指向九時,才開口打破沉默:「抱歉,能讓我寫封信聯絡家裡嗎?」

  「你在說什麼傻話?」首領放下筆,用看白癡的眼神瞪著畢艾羅,「我們哪可能讓你通風報信啊?」

  「說、說的也是。」畢艾羅低下頭,身為綁匪的對方怎麼可能答應這種事呢,自己真是太蠢了。才相處了一個晚上,就以為這群矮人能有商量的餘…地……「咦?」畢艾羅怔愣地看著矮人首領推到自己面前來的白紙與木頭鉛筆,剛才不是還說不准的嗎?

  「聽好啊,」矮人首領拉了張椅子,椅背背對畢艾羅、自己正對著他坐下,兩手扶在椅背上,「要跟你爸媽問好,可以。但信件內容給我偽造成離家出走的樣子,說你有一段時間不會回家了。」

  畢艾羅立刻抗議,「怎麼這樣!」

  矮人首領抽回紙,不悅地道:「不爽不要寫,隨便你。」

  「……好啦,我照做就是了,拜託讓我寫信給母后。」

  「真是個媽寶。」艾梅說,將紙還給臉色青了一半的畢艾羅。

  十幾分鐘後,王子的家書總算寫好了,他將信摺好,改為詢問正努力幫金屬牌上漆的矮人尼梅,「請問,你們什麼時候有空幫我把信寄出去呢?」

  「唔?寄信?」尼梅似是此時才從自己的世界回過神來,意識到剛才自家首領與鄰國王子在做些什麼,他轉了轉清澈的大眼,笑道:「喔,這個簡單啦。」

  小矮人把王子的信捲起,讓它的體積變得更小後,綁上不知從何而來的細繩。隨後推開緊閉的窗戶,朝外吹了聲口哨,一隻綠繡眼便飛到他手上。

  「這次是你喔?阿綠啊,好久不見。」尼梅邊說邊用大手拍著綠繡眼的頭,無視畢艾羅有些想阻止的眼神,將信件遞到牠嘴邊,「這封信就交給你啦,要投到快樂國國王的信箱裡喔!路上小心,掰掰。」

  語畢,鳥兒振翅高飛,尼梅揮了揮手,才把窗戶重新關上。傻眼的畢艾羅這才恢復正常,他愣愣地看著尼梅,手指發顫的指著窗外,「這、這樣真的沒問題嗎?」自己好不容易寫完的信,居然就這樣被一隻鳥啣走了!

  「放心啦。」尼梅隨性地揮了揮手,坐回他的位置上。

  「你好歹也用鴿子吧?!」

  「鴿子跟綠繡眼有什麼差?好啦好啦,我下次找阿白幫你送信。」

  接著,尼梅又開始上色的工作,無視畢艾羅吃驚的神色。

  終於把帳目計算完的首領走過來,拍了拍畢艾羅的肩膀,「這座森林的鳥和我們矮人關係不錯,拿來送信沒問題啦。不信的話,就等等看下禮拜有沒有收到回信吧。」

  「……好吧。」畢艾羅一嘆,不然他還能怎樣。

 

    全站熱搜

    西瓜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