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親愛的王子殿下:

  好久不見了,你過得還好嗎?白雪每天每天每天都想著你的事喔!

  今天的王子殿下,一定也和平常一樣帥吧!閃亮亮的金髮跟漂亮的藍眼睛,白雪見了一次就忘不了呢。

  你肯定也一樣想著我吧,王子殿下。真期待再次見面的那一天。

                                 愛你的 白雪

 

  高聳的城堡被皚皚白雪覆蓋,城牆上華麗的刻紋全都沒了蹤影。高塔上有名美麗的女子坐在窗邊,望著純白的世界自語:「今年的冬天真冷呀,不曉得對肚裡的寶寶會不會有影響呢?」

  女子哼唱悅耳的搖籃曲,並以規律的動作撫摸她的腹部──她已經懷胎四個月了,雖說還有一段時間,肚子裡的新生命才會降臨到這世上,但從確定懷孕的那刻起她就興奮不已。

  這孩子一定會是全世界最可愛的寶寶吧?因為,這是她和國王陛下的孩子呀!

  她一邊哼歌,一邊沿著窗檯走向階梯,忽然,某樣東西吸引了她的目光。

  「哎呀,這扇窗邊,怎麼會開出玫瑰……好痛!」

  王后將窗子打開,白嫩的手伸向寒風呼嘯的窗外,輕觸那朵傲然挺立的玫瑰,卻不慎被尖刺刺傷,流出鮮血。

  她看著滴落雪地的豔紅,忽然得到替腹中孩子命名的靈感。

  王后把整扇窗大大敞開,狂風將她的黑髮吹得飄揚,她雙手合十,對著蒼天禱告:「神吶!希望我的孩子有著如雪般白皙的肌膚,如血般鮮紅的唇,如黑木般烏黑的秀髮。」

 

  六個月後,公主出生,命名為白雪。

  白雪公主就如王后祈禱的一般漂亮,而在白雪六歲那年,王后意外病逝。

  在王后去世幾個月後,國王很快就娶了新王后來做白雪公主的繼母──那是全國最美的女人,因時常穿著黑衣,人稱「黑王后」。

  美麗的黑王后和可愛的白雪公主,她們的感情很快就好了起來,白雪時不時會去找黑王后玩耍、學習打扮的技巧。

 

  富麗堂皇的宮殿之中,頭頂著大紅色蝴蝶結的黑髮女孩在裡頭跑跳,腳步輕盈得彷彿要飛上天,女孩蹦蹦跳跳地推開其中一間房的大門,眨著清澈的綠眸,興高采烈地問道:「母后,今天要教我什麼呢?」

  面向窗外的女子轉過身,她的一頭黑髮盤成髻,露出底下傾國傾城的姣好容貌,藍黑禮服的尾端有著鳥羽般的裝飾,她甜甜一笑,「今天就教妳怎麼整理頭髮吧,妳的髮質很好,這對妳會有不少幫助。」說著,黑王后掏出一面鏡子,「來,用這面小鏡子就能照出妳可愛的臉蛋了。」

  「鏡子……」白雪翻看手中的鏡子,眼角餘光瞄向黑王后的寢室中,那唯一不顯華麗、看來特別突兀的存在──一塊布罩在某種高而扁的物體上,雖說上頭沒半點長年未使用的物品會出現的灰塵,但白雪明白那全是因傭人勤奮地打掃所致,她曾聽宮裡的僕人們談論過,黑王后有面巨大的連身鏡,可是從沒看她用過。

  「怎麼了嗎?」黑王后對著想得出神的白雪詢問,「該不會是看鏡中的自己看到失神了吧?」

  「才、才沒有呢!」白雪連忙辯解,小臉有些泛紅,「就算我再怎麼可愛,也不會到這種程度啦,又不是連自己都能石化的梅杜莎。」

  黑王后笑了笑,白雪公主才鼓起勇氣、好奇地指著被布遮蓋的連身鏡,「母后,我想請問您,為什麼您從來都不使用窗邊那面大鏡子呢?」

  聞言,黑王后的臉色瞬間黯淡了下、又恢復如常,年幼的白雪沒有察覺這點異狀,只見黑王后走到落地窗邊,撫著布簾說道,「這個呀,是我住在南瓜國的魔法師妹妹,知道我要結婚後替我準備的嫁妝呢。」

  唰!布簾被用力拉下,窗外照射的陽光灑到鏡上,卻沒有反射出任何物體,一片漆黑的鏡面彷彿是個什麼都能吸收的黑洞,就連人的視線也不例外,一見了它就令人無法移開目光,與其說是魅力不如說是魔力。

  「既然妳都這麼問了,我現在就來教教妳如何正確地使用這面鏡子吧!」在白雪怔愣的注視下,黑王后深吸一口氣,朗聲道:「魔鏡啊、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瞬間,烏漆抹黑的鏡面開始出現變化,白雪詫異地縮緊綠瞳,鏡面激起漣漪般的波紋,待水波散去,鏡子中心映出了黑王后的臉!不知何處傳來的低沉嗓音也一併響起:「當然是您,美麗的王后陛下。」

  忍不住發出驚呼的白雪趕緊摀住嘴,對一個孩子來說,眼前的一切實在太神奇了!

  「看到了吧?」黑王后微笑,鏡面的影像隨之淡去,慢慢回歸虛無,「這是一扇能回答任何問題的魔鏡。」

  「好厲害!好厲害啊!母后!」白雪瞪大好似在閃閃發光的綠眼,臉頰因興奮而漾起紅暈,她在原地跳了幾下,高聲問:「母后,我能用用看那面鏡子嗎?」

  黑王后馬上皺起眉頭,戒備地說道:「孩子,妳也想成為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嗎?」

  白雪連忙搖頭,這才有些鎮定下來:「不是的,我對那種事沒有興趣。」因為,人家早就是全世界最可愛的女孩子了嘛!

  聽她這麼說,黑王后的神色才緩和下來,溫柔地說道:「那麼妳儘管問吧,不管任何事,這面鏡子都會告訴妳。」

  得到母后首肯,白雪公主歡呼一聲,連忙跑到比她高大好幾倍、甚至比黑王后還高的連身鏡前,模仿後者方才的語氣,裝模作樣地說道:

  「魔鏡啊、魔鏡,請問誰是世界上最帥氣的男人?」

  鏡面產生與早先如出一轍的變化,女孩不由得雀躍起來,最後,畫面定格在一名金髮藍眼的男孩身上,現場的兩人都忍不住倒抽了口氣。

  「當然是快樂國唯一的王子.畢艾羅。公主殿下,他長大後,勢必會成為全世界最帥的男人。」

 

  心跳不已的白雪公主,年僅九歲,第一次明白了一見鍾情的滋味。

 

  從那之後,白雪公主天天都會從魔鏡偷窺快樂國的王子。

  「王子殿下!」

  「王子殿下……」

  「王子殿下──」

  數量眾多的女孩將畢艾羅團團圍住,簡直足以組成人牆,他們眼裡發著猛獸發現獵物的精光,眼睛眨也不眨地直盯著一臉尷尬的金髮男孩,紛紛從手上掏出各種各樣的禮物或點心,一股腦地全塞給男孩。

  「可惡!每次王子殿下身邊都圍著一堆討厭的女生,」三不五時就會見到這種情況,令魔鏡前的白雪公主忍不住跺了跺腳,差點就要一掌朝鏡面甩下去!「明明我才是王子殿下的未婚妻,王子殿下將來一定會娶我的!」

  相較於白雪公主的咬牙切齒,鏡面彼端的畢艾羅王子,反倒露出了禮貌性的微笑,對女孩們一一道謝:「謝謝大家帶這麼多禮物來找我玩。」

  「王子殿下,您不用跟我們客氣。」

  「王子殿下,請收下我請我家廚師特製的巧克力。」

  「王子殿下,明天要去哪裡玩呢?」

  「抱、抱歉,我不是很有空……」

  斗大的汗珠自畢艾羅的額頭滑下,這個回答令白雪不禁拍手叫好,在心底高喊,心愛的王子肯定也是為了迎娶全世界最可愛的公主、也就是她本人,才拒絕那些可惡的臭女生!也徹底忽略對方根本沒有見過她一面的事實。

  忽然,一隻小燕子飛入畫面中,畢艾羅馬上抬起頭來,「不好意思,燕子在叫我,我先走了!」他對著女孩們揮了揮手,便往燕子的方向跑去。

  現場的女孩無一不發出聲調不同的慘叫,魔鏡裡的畫面也漸漸消失無蹤。

  做完每日例行公事的白雪,滿足地舒了口長氣,捧著臉讚嘆道:「今天的王子殿下,還是一樣帥呀!」

  說著,白雪甚至高興地在原地跳起了舞,轉了一圈後,她又靠在窗櫺邊,望著城堡不遠處的樹林喃喃自語,「每次他都會追著燕子,跑到森林去呢……」

  白雪靠著自行查閱的資料、以及宮廷的課程,她得知快樂國宮殿旁的唯一一座樹林,正巧緊挨著他們蘋果國,也就是說,只要進到森林裡,就有機會遇見王子殿下!

  一想到這點,她又開心地笑了起來,默默在心中計劃怎樣才能如願以償。

 

   ×

 

  高聳入天的茂密樹木不規矩地排列在草叢中,每棵樹上都結了又大又圓的蘋果──這是蘋果國特有的大蘋果樹,產出的果子香甜清脆,令國民愛不釋手,也是蘋果國主要的外銷貨物之一──蟲鳴鳥叫不絕於耳,許多小動物在樹林間嬉戲,除此之外,甚至能瞥見恍如螢火蟲的光點在林間灑落,那必是妖精行走過的痕跡。

  一群身高不超過一百公分的矮人們在樹林裡穿行,他們用不符身體比例的大手掌握著鋤頭、鏟子,每個人都吵吵嚷嚷的,看來就像要去野餐郊遊,最後,矮人們在通往地底的洞窟前方停下腳步,為首的黑髮矮人吹了聲口哨,才整齊列隊,步伐一致地走入其中。

  洞窟裡,點點螢光在洞頂飛來竄去,使凹凸不平的岩壁反射著漂亮的黃綠色光芒,不只為他們提供照明,亦不失為一番美景;被黑土包覆的洞底,則嵌滿各式各樣五顏六色的礦石,橢圓、長形、錐狀,應有盡有,每一塊都發著淡淡的微光,互相輝映之下,讓這座洞窟就像仙境般,美得令人炫目神迷。

  「今天的目標,是一百顆礦石!」最前頭的黑髮首領喊道,眾人回應了「喔!」一聲後,便紛紛拿起工具,各司其職,開始他們長達一整天的工作。

  有人負責推動礦車、有人負責掏挖礦產、有人負責在洞口站崗守衛,巡視監工的矮人首領對夥伴們勤奮的模樣十分滿意,確認沒有任何人在偷懶後,他便拿起鋤頭、跟著動了起來。

  偌大的洞穴,由鏘鏘的金屬撞擊聲,以及矮人們愉快的歌聲填滿。

  忽然,擔當哨兵的矮人衝了進來,扯開喉嚨對同伴們大喊:「緊急狀況!緊急狀況!有不明人士來到附近,疑似發現礦坑,尋求老大指示!尋求老大指示!」

  磅!

  矮人手上的工具紛紛落了一地,全部的矮人都在同一時刻慌張起來,甚至互相推擠、想逃出礦坑,誰被踩了一腳或被撞了一拐子的慘叫聲四起,洞窟內亂成一片,直到黑髮矮人大喝了聲「安靜!」才恢復鎮定。

  黑髮矮人整了整被撞歪的綠色帽子,責罵他的小弟們:「真是的,不過就來了個陌生人,亂成這樣像什麼話呀。」

  最小的矮人──也就是擔任哨兵的矮人──舉起手,問:「老大,現在該怎麼辦?」

  「那還用說嗎?」黑髮矮人邁步走向洞口,「當然是把那不識相的傢伙抓起來。」

 

   ×

 

  城堡裡,白雪公主與黑王后正愜意地喝著下午茶,小巧可愛的白色圓桌上,擺著一架三層式點心籃,其中擺放的糕點裝飾之精緻完全不亞於作工精美的點心藍,點綴於派皮上的奶油立體得堪比浮雕,下一秒,那奶油就被餐刀一分為二,白雪公主插起一小口蘋果派,優雅地送入嘴裡。

  「明天就是妳十歲生日了,白雪,有想要什麼禮物嗎?」

  黑王后笑著問,白雪聽了,眼睛頓時一亮!

  「我想去森林玩!」

  「森林?」黑王后微微瞪大了眼,隨即否決這個提議:「不行,對妳這麼小的孩子來說太危險了。」

  「母后──拜託嘛──」白雪雙手交握,將頭抬起呈現四十五度仰角,露出最楚楚可憐的表情。她曾靠這張臉讓人自願頂替她打破花瓶的罪,也曾藉此品嚐宮廷廚師連國王都不外傳的祕密料理。這可是能見到王子殿下的好機會,絕對得好好努力才行!

  可惜,愛子心切的黑王后不為所動,僅是摸了摸她的頭,說道:「妳喜歡花草樹木的話,母后幫妳種一片花園當生日禮物吧。」

  「不、不行啦!」白雪用力搖頭,緊張得差點連桌上的奶茶都打翻了,「一定要我們宮殿旁邊的那座森林才可以!」

  見狀,黑王后不免起了疑心,「為什麼?」

  「因為……因為……」糟了,總不能直接說想去找王子殿下。白雪垂首扭捏半天,最後才挺起胸膛,直視著黑王后的雙眼,認真得像在就這一秒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一刻,誰看了都會為之動容,她字字堅定的說道:「在森林中綻放的野花,才是最漂亮的。唯有大自然堅韌的生命力,才配得上我可愛的臉蛋,宮廷裡嬌生慣養的花朵根本沒有那種姿色。母后,妳也明白的吧?」

  黑王后聽了這番話,不由得渾身一震!這是要對自己有何等的自信,才能說出這種台詞!

  沒想到,白雪公主才小小年紀,竟然就懂得尋找對適合襯托自己的美麗背景,讓黑王后簡直感動得快流下淚來,她在心中感嘆,的確就如白雪所言,即使她們天生麗質,但若失了背景的陪襯,再怎麼驚為天人的美貌,也無法讓世人好好欣賞!那該是多麼令人惋惜的事呀!

  而這女孩,她的白雪,都還沒十歲就想到了這種她煩惱半輩子的問題……黑王后眨了眨眼睛,把幾乎奪眶而出的淚水逼回去,笑道:「嗯,就准許妳到森林玩吧。」

  「謝謝母后!」白雪樂得跳了起來,用力抱住她的繼母。

  可惜,黑王后下一句話,就潑了她一盆冷水:「不過,要帶上一名獵人保護妳才行。」

  人家是去找王子殿下約會的,帶什麼電燈泡啦──白雪在心底怨道,可是一想到若不答應,黑王后可能就不准她踏入森林半步,還是很快地應了聲「是」。

 

  隔天上午,宮廷裡開辦盛大的宴會,慶祝白雪公主的十歲生日。

  可愛的公主殿下即使不想參與任何活動,一心繫著在森林裡等待她出現的王子,也得顧及後母說不定會反悔,依然保持形象,順利地待到整個宴會結束。

  接著,她便與黑王后派來的獵人一同進入森林。

  「公主殿下,再往裡面走的話很危險呀。」

  禿頭的獵人大叔拿著獵槍,一邊警戒著周遭是否會冒出什麼猛獸,而白雪公主自是不顧他擔心的呼喊,逕自往林子深處走去。

  「人家才不需要保護,獵人叔叔,你不要黏得那麼緊啦。」白雪不耐煩地回應,這大叔又不是她的誰,有什麼資格在這邊囉哩叭唆,「看看腳下,花都被你踩爛了。」

  獵人照實抬起腿,森林周圍的花本就多到讓密集恐懼症患者看了會起雞皮疙瘩的地步,踩到它們根本是無可避免的,「真、真是非常抱歉。」

  「呀!那邊有可愛的金絲雀!」

  白雪公主指著某處大喊一聲,飛快地跑了開來,獵人一驚,左顧右盼這周遭哪有什麼金絲雀!連忙在後頭追趕起來,可他一把近五十歲的老骨頭,當然追不上提起裙襬撒腿奔跑的年幼公主!只得在後方大叫起來:「公主殿下!您要跑到哪裡去──」

  不懂得、也不想體諒老人家的白雪,自然不會停下腳步,一心一意只想著王子的她,等這一刻可是等得好久啦!誰都無法阻止她去找王子殿下!

  轉眼間,白雪公主就與獵人拉開了一大段距離,她的櫻桃小嘴不禁咧開微笑,忖著在武術課上拿了史無前例的最高分的她,哪可能被一個腦滿腸肥的大叔追上!

  跑著、跑著,在連獵人的吶喊都聽不見後,她的步伐轉為舞蹈,在森林中開開心心地唱起自己編的歌來,尖聲大叫:

  「王子殿下──我來啦!」

 

   ×

 

  很快地,白雪公主就來到了僅剩鳥鳴的樹林中心,連蘋果國的城堡都遠得快看不見了。

  她一邊哼著歌「王子殿下在哪裡~在哪裡~」的歌,一邊在林子裡轉了一個又一個的圈,鞋子早先在參加完宴會後,就被她從高跟鞋換成了靴子,所以一點也不擔心會否摔倒的問題。裙襬隨她的動作飄揚,讓她就像穿著一朵藍色的大花。

  「真希望能在森林裡遇到危險呀,如果被野獸攻擊的話,就能讓王子殿下英雄救美了!」完全沉醉在自己的世界中的白雪,對著廣闊的藍天白雲綻開沉魚落雁的絕美笑容,「那樣肯定能留下最好的第一印象,然後,王子跟公主就會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呵呵,故事書裡都是這麼寫的嘛。」

  越往前走,白雪就發現,身邊出現越來越多沒見過的植物,鳥叫聲也漸漸變得稀少,空氣中甚至還有不知做何用的神祕光點,土地裡也到處是不曉得屬於誰的野獸足跡,而她的家,已經連最高的那棟塔都隱沒在樹叢的間隙中,看也看不見。

  白雪單手抵著下巴,歪著頭環顧周,「哎,這片森林的路怎麼都長得一個樣……現在這情況,難道說……」她猛地停下腳步,雙手摀嘴,驚呼:「我迷路了?」

  發現這一點的白雪,在震驚過後,立刻開心地跳了起來,跳躍力之強差點就撞著了樹幹!「耶!太好嚕!」這彷彿參加嘉年華會的反應半點兒也沒有迷路之人該有的受困窘樣,白雪手舞足蹈,喜形於色,「迷路之後就會有熊、惡龍、或是壞人出現,接著就能被帥氣的王子殿下拯救囉!」

  她大步大步地跳著走,充沛的體力簡直怎樣也用不完似地,「啦啦啦啦啦」唱個不停,連林中感受到喜悅之情的鳥兒都忍不住替她和音。

  白雪又是笑,又是唱,歌聲混和在笑聲裡,雖詭異卻也好聽得教人咋舌。

  走著走著,忽然,她注意到森林某處有明顯的光源,不像路上那些宛如背景的光點,便好奇地靠了過去。

  循著光的方向,女孩來到一座小木屋旁,這屋子矮小至極,簡直就像是專為他們這種年紀的孩童而設,她眨著骨碌碌轉動的綠眼在外觀望了一陣子,木窗內的燈都亮著,半掩的木門肯定沒鎖,而它的外觀佈滿青苔、角落還長了香菇,若不是它有窗有門、還有倒三角的屋頂,差點都要以為這破爛的小東西和森林融為一體了!

  「這種地方,怎麼會有小木屋呢?」白雪偏著頭,她在書上讀過,她們白雪國城堡旁的森林人煙稀少,除了少數的獵人外,基本上不會有任何「人類」光顧,更遑論居住,倒是有不少奇獸……「難道說──呀!我知道了!」

  想通的白雪公主拍起手來,為自己的聰明感到驕傲,「肯定是王子殿下知道我會過來,先替我們蓋的愛的別墅!」

  與畢,她毫不猶豫地推開木門,「王子殿下──我來囉!」

 

  屋裡屋外的人全嚇得不輕,金髮藍眼的俊俏男孩嘴巴被塞了髒兮兮的手帕、全身五花大綁地被壓倒在地,旁邊站著長得比他還矮的七名少年──白雪判斷,那大概是矮人,蘋果國特有的種族之一──的帽子幾乎遮住半張臉,帽簷底下的兩顆眼珠瞪得老大、彷彿會掉出眼眶似地,對這突如其來的訪客感到不知如何是好。

  而屋外的女孩呆了一秒,就怒氣沖沖地大步走進屋裡,「你們這些壞人!把王子殿下綁起來做什──」話至此,白雪的動作忽然定格,好比影像魔法傳輸到一半中斷連線,僵住不動,她這才想起,為了顧及王子男人的尊嚴,自己必須維持嬌弱的女性形象,才能迫使對方自行掙脫繩子英雄救美!

  砰!

  白雪的膝蓋重重著地,拿出繡著蘋果花圖樣的白手帕,兩眼一眨,斗大的淚珠便二話不說地掉了下來,「嗚嗚嗚……王子殿下……怎麼、怎麼會被你們這幫流氓綁在這種地方……白雪好害怕……嗚嗚……」

  此舉惹得矮人們又是一驚,可白雪公主的模樣實在是我見猶憐,他們也馬上忘了這小女孩的舉動有多麼怪異,其中一名矮人鼓起勇氣湊近她:「白雪……長得這麼可愛的女孩,莫非,您就是我國的白雪公主殿下?」

  最小的矮人立刻揮舞著雙手跳了出來,「一定是她沒錯,我之前看過公主殿下的畫像!」

  「天呀,公主殿下怎麼會到這種地方來?」其中一名矮人連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就在矮人們發出此起彼落的驚呼時,白雪公主只忖著她都哭得如此肝腸寸斷,怎麼王子殿下還只是傻傻的看著她,一點也沒有要救人的意思……不過,就算是癡呆成這副模樣的王子,在她眼裡仍是帥得誰也比不上!

  「公主殿下,我們是住在森林中的矮人一族。」黑髮的矮人首領站了出來,對女孩鞠了躬。

  這個人家早就知道了啦!白雪在心中回嘴,直接切入重點:「你們為什麼要抓王子殿下?」

  矮人首領繼續說:「公主殿下,我們不曉得這個死小孩是王子。」

  另一位矮人附和:「就是嘛,這傢伙一點王子相都沒有。」

  在他們身後的矮人幫腔:「說他是麵包師傅的兒子我還比較相信呢!」

  現場一下子吵鬧起來,矮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表示像這種路邊隨便一抓一大把的屁孩哪可能是什麼王子,肯定只是個平民,說不准還是貧民區出身的呢!

  白雪公主默然,再次重述問題:「所以你們到底為什麼要抓他?」這群矮人是聽不懂人話啊!根本文不對題!還有王子殿下明明很帥,你們這群死矮子才是瞎了眼好嗎!

  「……呃……」

  全體矮人有默契地拉長音,支支吾吾地,說不出個所以然。

  瞧他們這副模樣,白雪不免擔心起來,這群矮人不會是想非禮她心愛的王子殿下吧?那可不行!王子殿下的貞操是屬於他未來的妻子、也就是她一個人的!怎麼可以發生那種事!

  就在白雪要開罵時,最矮小的矮人終於替他們做出回應:「是、是因為他發現了我們的礦坑!」

  白雪精明地瞇細雙眸,上下打量冷汗直冒的小矮人,質問:「什麼礦坑?人家的地理課上得很好唷,這附近哪有礦坑。」

  「……呃。」嬌小的矮人呆住,這下麻煩了。

  矮人首領馬上大罵:「笨蛋!你怎麼可以告訴王室的人這種事!」

  「慘了!慘了!我們會被殺頭的──」不知是誰說了這麼一句,弄得所有矮人都忍不住抓住自己的脖子發抖。

  嬌小的矮人馬上道歉連連:「對不起,可是公主殿下實在太可愛了,我一時忍不住就……」

  「你們這些壞人!」白雪公主打斷他的話,怒髮衝冠地說道,「不但挖掘沒有呈報給王室的非法礦坑,還綁架快樂國的王子殿下!」要是他們的觀察力好點,就會發現,公主的嘴角幾乎是肌肉僵硬地止住發笑的欲望,不幸的是所有人都害怕地低著頭(連王子也被矮人壓低了頭),沒注意到她得逞的神情。

  「公主殿下!對不起!請不要懲罰我們!」

  「我們也是為了生存呀!」

  「拜託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國王陛下!」

  矮人們的求饒一聲接一聲地發出,他們矮人,雖對他國的高官權貴全都嗤之以鼻,但對我國的領導者可是尊敬至極,打從血液裡愛國的他們,是不可能像對待畢艾羅王子那樣傷害他們可愛的公主的!

  白雪公主這才收起氣憤的神情,狀似難過地說:「可是,你們做了很不好的事呢。」

  大家都緊張地看著她,深怕她說出要將自己送往斷頭台的話語。

  「不然這樣吧,只要你們答應我一件事,我就不說出去。」

  矮人首領立刻應允:「不管什麼事我們都可以答應你!」

  「替我看著王子殿下,」白雪的臉上掛著燦笑,被綑住的王子則是與之相反地臉色慘白,「不能讓他離開這座森林,還得讓他住在這棟屋子裡,直到我滿意為止。」

  縱使不曉得這孩子心裡在打什麼鬼主意,可是見到那燦爛得堪比陽光的笑容,矮人們早將這一切忘到九霄雲外,首領也立刻答應了這莫名其妙的要求:「好!就這麼辦!感謝公主殿下的大恩大德──」

  「不客氣。」白雪笑嘻嘻地說道,若不是還得顧慮形象,她老早就原地跳在空中滾三圈歡呼啦!

  畢艾羅王子,現在已經是她的囊中物囉!

  「王子殿下,我來替你鬆綁囉。」

 

全站熱搜

西瓜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