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夜已深,手無縛雞之力的畢艾羅當然不可能獨力返鄉,於是,白雪公主吩咐矮人首領護送王子到鄰國的邊界。

  在月亮掛到最高處時,如黑絲絨般的夜幕中一朵雲也沒有,今晚的視線非常好,每顆星星都噙著笑。畢艾羅興奮地走出蘋果國的森林,在山坡對面,月光下的城堡點起的燈火看來就像在呼喚他似的。他就要回家了。回到他朝思暮想的快樂國,躺在自己房間的床上而不是小木屋的地鋪。

  他對著遠處的城堡深吸一口氣,大喊:「我回來了!」

  沒有回音在空曠的山坡盪漾,但他卻覺得,一定連天上的月亮和星星都聽見了他的吶喊。

  「這座山坡坡度很緩,因為那裡已經不算蘋果國的屬地,所以像我們蘋果森林裡那麼多采多姿的生物也不多,總之就是個無趣的小山丘。」在畢艾羅身後的艾梅開口,接著側過身,「那就掰啦,笨蛋王子。」

  「再見!」畢艾羅開心地說,臨行前,他先對著矮人鞠了個躬,「這段時間很謝謝你們的照顧,之後有機會的話,我會寫信給你們的。」隨後他又抬頭,看著艾梅的側臉揮手,「那麼,再見了。祝你們每天都能挖到大把大把的稀有寶石。」

  「那當然啦。」艾梅笑著轉身,敷衍地揮了下手,便消失在樹林中。

  見狀,畢艾羅也不戀棧地跑下山坡,往快樂國的城堡奔馳而去。

  不同於到訪時的跌跌撞撞,毫不遲疑地離開了的蘋果國,將近半年的生活時光,宛如夢一般被他拋在腦後。

  月亮依舊耀眼,但再怎麼亮麗的光芒,都無法讓人看見背對著自己的臉上是什麼表情。

  森林中,矮人首領拖著緩慢的步伐,朝小木屋的位置前行。

  「啊啊、煩人的小鬼終於走了,卻一點都開心不起來。

 

   ×

 

  「那孩子是怎麼回事呀?」

  蘋果國的宮殿內,黑王后擔心地在白雪公主的房門外喃喃自語。忖著從國慶日過後已經過了幾週,白雪除了上宮廷安排的課程之外,幾乎足不出房,天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連鏡子也不向她借了。某次她偷偷窺看,發現竟是在唸書。雖說唸書不是什麼壞事,但原心活潑好動的小女孩,突然就變了個樣,無論是誰都會擔心的。

  白雪可是膝下無子的她是為親生骨肉般的獨生女,要是出了什麼三長兩短,叫人該怎麼辦才好!

  黑王后忐忑不安地忖著,最後,她總算下定決心敲了敲白雪的房門:「白雪,妳在房間裡嗎?

  「來了,母后,」雕刻精美的木門很快地從內打開,白雪抬起頭,「母后找我有什麼事嗎?」

  「白雪呀,妳是不是有什麼煩惱?有的話能找母后商量。

  想了想,黑王后還是這麼問,而白雪也一如她所料的回答:「母后,我很好。您不用擔心。

  「那妳都待在房裡做些什麼呢?可不可以告訴母后。

  「我在研讀快樂國相關的書籍。

  「快樂國?」黑王后怔了怔,「是為了那位王子嗎?

  之前國慶日的時候,白雪說是快樂國的王子來和她跳舞,黑王后還以為女兒得幻想症了呢。畢竟,他們國家又沒有邀請快樂國的王族參加國慶日祭典,哪可能發生這種事?也許,是有個打扮得像快樂國王子的男孩迷惑了她吧?畢竟那是化妝舞會。

  「沒錯,母后,」白雪堅定地說道,一字一句都彷彿鑽石般堅不可摧又閃耀著燦爛的光芒,「我已經決定要奮發向上,成為配得上王子殿下的新娘!像我這麼用功的公主,世界上可是絕無僅有呢。」她又捧起雙頰,甜膩膩地陷入幻想:「等到那命中注定的時刻到來,掀起白頭紗之時,王子殿下一定會替我驕傲的。

  「這、這樣嗎?」黑王后實在不敢說女兒如此沉迷於只靠鏡子見過面的男人,是什麼明智的決定。

  「沒錯!只有最帥氣的王子殿下,才配得上最可愛的我!」白雪挺起胸膛,「就像只有最有男子氣慨的父王,才配得上最美麗的母后一樣!

  這番話顯然很合黑王后的意,她呆愣半秒,便馬上點頭同意:「白雪,妳說得對。母后一定會盡全力支持你們的婚事的!

  「謝謝母后!

 

   ×

 

  就這樣,白雪公主不斷充實自己的知識,與各式各樣的能力。

  直到她將滿十八歲那一年──

 

  「白雪,猜猜看母后給妳的生日禮物是什麼?」

  母子兩人正待在黑王后的房間,即使過去不少年,黑王后保養良好的臉上仍沒有一絲皺紋,而白雪公主同樣是甜美可愛,但更添了一份成熟的氣質。

  白雪笑著,接過黑王后遞來的禮物盒,「母后,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啦。」

  「這份禮物妳一定會很喜歡的,來,快拆開它。」

  黑色的盒子很輕、很薄,白雪唯一想得到的可能性就是首飾,不過那種東西,她的衣櫃裡早就有一大堆了,因此,她也不抱任何期待地將之開啟,沒想到才一看清放在裡頭的東西,她就忍不住尖叫出聲:「這、這個是!」

  盒中央擺著一份文件,標示了蘋果國與快樂國的婚姻契約。

  見白雪如此吃驚,黑王后很是滿意,高興地點點頭:「沒錯,妳母后我從快樂國國王那裡,誘騙……不,我是說,說服他和我們訂定婚約。」黑王后對著白雪說道,迎上後者因喜悅而蒙上一層水霧的眼,「我想,妳的年紀也差不多可以嫁人了。下個禮拜,妳就可以和快樂國的王子成親!」

  「母、母后……」白雪喜極而泣,用力地抱住了比她親生母親更親近、也更敬愛的黑王后!

  黑王后拍拍白雪公主仍維持著短髮的腦袋,深刻地感受到了這孩子已經大得跟她一般高了,頓時倍感安慰:「傻孩子,別哭花了妳可愛的臉蛋。」

  白雪將埋在黑王后懷裡的臉抬起來,很快地擦去眼淚,笑顏逐開:「謝謝母后,我以後一會好好孝敬您的!我最愛您了!」

 

   ×

 

  「那個笨蛋王子真是個混帳!」尼梅坐在小木屋外頭,憤憤地揮舞小拳頭,「明明是個把公主殿下獨自留在蘋果國,自己溜回快樂國的爛人,憑什麼有機會跟公主殿下結婚啊啊啊──」

  白雪公主即將與鄰國王子成親的消息早已傳遍蘋果國上下,此時的尼梅就像是腦充血了一樣沒辦法思考。即使畢艾羅到了快樂國後,也有持續和他們七矮人及白雪公主保持書信聯絡,他仍是氣得把畢艾羅給歸為對白雪公主不聞不問,見沒幾次面就想娶新娘的王八蛋!

  「好不甘心啊啊啊啊──」

  「一大清早的,你一個人在這邊嚷嚷什麼?

  艾梅摀著一邊的耳朵,推開小木屋的門。

  「老大!」尼梅喚了一聲,很快地將自己的滿腹怨氣全盤托出,而後,又舉起剛剛被他扔在草地上,差點被洩恨撕爛的國際週報(這是婚禮將近,他特定訂購的),指著斗大的「王子劈腿?!」標題,怒道:「聽說那笨蛋王子不但搞了三個女人,還逃婚了,也太過份了吧!」尼梅說著,又把映著畢艾羅畫像的報紙摔到地上,「我不想看公主殿下和那種人在一起呀!

  「既然如此,就去追求她吧。

  矮人首領平淡風輕地說,好像自己說的是「今天天氣真好」。

  小矮人也呆住了,他大嘆一口氣,將所有的怒意全都嘆調,肩膀垂了下來,彷如洩了氣的皮球,「老大,那笨蛋王子生活在我們這兒的時間,我早明白了,像我們這種平民,哪可能被公主殿下看上……

  「能不能成功,先追了才知道。」出乎尼梅預想的,艾梅居然認真地繼續慫恿他,好像真的不是在開玩笑,「但要是你不告白的話,一輩子都沒有機會。」說完之後,艾梅還煞有其事地拍拍尼梅的肩膀,後者受到鼓舞,眼中也開始燃燒熾熱的光芒:

  「我、我……好吧!謝謝老大!

  平常艾梅是不會說這種話的,尼梅也是不會輕易下這種決定的。只是這幾天的報紙都把他們搞得暈頭轉向,一下子是白雪公主將與鄰國王子結婚、一下子是鄰國王子劈腿、一下子又是鄰國王子被綁架尋求支援,真是什麼跟什麼啊?這個多災多難的笨王子唷!

  艾梅用腳踢了報紙上已成人的畢艾羅一下,又抬起頭來,問:「不過,你到底喜歡公主殿下哪一點啊?」

  「當然是因為公主殿下長得很可愛!」尼梅很快地說道,讚美偶像的語氣輕快,兩頰因想起她的喜悅而泛紅,「還、還有,她做的蘋果派實在是太好吃啦,那笨蛋王子一吃就昏倒根本是浪費食物。而且武術一百分的公主殿下不是很吸引人嗎?明明應該是嬌弱的公主,卻能在生氣時把人踢出十呎遠,這反差實在是太棒了!」

  ……原來老么不只是味覺白癡,還是被虐狂啊。艾梅汗顏著下了結論,打算不對同伴的戀情做任何評論。

  「老大,謝謝你提醒了我,我有多喜歡公主殿下,我決定現在就出發去找她!」

  「嗯,我也陪你一起去吧。」

  「欸?」

  「不然就你這副樣子,長了幾年都還是弱不禁風的,等找到公主殿下之前就翹辮子了怎麼辦?」

  「好、好吧……」

 

  就這樣,兩位矮人也踏上了旅程。

  而謠傳被綁架的鄰國王子,此時究竟在誰的手上?最後又會被誰先找到?綁架犯又有什麼目的?

  這一切,仍是未知數。

 

 

 

《鄰國王子~白雪公主~》完 2014/11/22西瓜精中午01:27

 

西瓜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