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致 快樂國國王:

  蘋果國將會全力協助尋找快樂國王子。但請務必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

  另外,若蘋果國國王違約,或因快樂國王子造成快樂國王子與蘋果國公主之婚姻的任何婚姻失能現象,導致蘋果國公主權益受損,蘋果國將與快樂國誓不兩立。

  這不只代表我個人的發言,更是蘋果國對快樂國疑似失約一行為的最後通告。

                                    蘋果國王后

 

  遊行結束,坐在轎椅上繞了首都一圈的白雪公主正要回王宮,當隊伍經過唯有國慶日才會懸浮在城堡大門上的魔法鐘時,因為一隻突然從樹上起飛的燕子而抬頭一看,正巧對上了還躲在鐘上的某人的視線。

  什麼呀?那個矮人怎麼會躲在那裡?白雪暗暗吃了一驚,又馬上想到,難不成王子殿下也在那個地方?該不會……是王子殿下特地來找她的?想在國慶日給她一個驚喜?太浪漫了!

  腦子裡胡思亂想了一陣,白雪的心情馬上雀躍起來,一邊又趕忙扭頭看向正前方,免得被人注意到心上人的藏身處。

  遊行隊伍在既是出發點亦是終點的宮殿前院停下,扛著小巧寶座的士兵沒有將椅子放下,而已經離開王座的國王則是笑瞇瞇地走到椅子面前,彎腰屈膝、在公主前方伸出右手,白雪便踏著父親的手優雅地走了下來,對國王回以微笑、拉著裙襬微微躬身。

  「父王,我想到市集裡去玩。」

  白雪撒嬌地靠上父親的右手臂,在國王猶豫不決時又開始叼唸著她平時在宮裡都沒個伴,平常到森林裡玩也只有小白兔小黃鳥作陪(事實上是一名王子與七矮人),孤單寂寞了這麼久,難得的國慶日當然得去湊湊熱鬧。小女孩泫然欲泣的神情任誰都會為之動容,更何況是全國最溺愛她的親生父親。可是國王才剛要說出「好」字,黑王后便走了過來:

  「白雪,別忘了妳晚上還得去廣場參加化妝舞會,現在應該好好休息才對。」

  「母后,人家的精神好得很哦。」白雪對黑王后眨了眨眼,「而且您也知道,人家的體力最好了。要是沒有好好活動、增強體力,即使是再嬌美的容貌,也會形如枯呀。」

  黑王后點了點頭,「沒錯,但為了養顏美容,休息也是必要的。」

  「不,今天是國慶日呀,母后!」白雪說道,一旁的國王在兩名女性討論的話題面前完全插不上話,「在經過了一年的成長之後,人家早就明白了,孤芳自賞這種事是毫無道理的,真正美麗的人,就應該讓全國、不!應該讓全世界的人都能欣賞自己的美貌,就像母后您一樣!讓別人光看到我們的臉,就能將煩惱拋到九霄雲外,這正是我們所背負的使命啊!而國慶日,不就是一年一次地,好好讓全國百姓看看我們的機會嗎?只有遊行是不夠的,應該近距離接觸平民才行。」

  最重要的是,還要讓王子殿下看見自己的盛裝打扮,讓他迷戀得無可自拔!白雪嘻嘻笑著,這種話,現在當然還不能對母后說囉。

  對於白雪慷慨激昂的一番說詞,黑王后顯然很是滿意,真不愧是她手把手養大的孩子!雖然自己並非她的生母,但白雪的價值觀顯然是完完全全沿襲了她的想法,著實令她感到驕傲無比。

  「妳說得沒錯!」見黑王后總算同意了,白雪喜形於色,可惜黑王后接下來的話又讓白雪在心底垮下臉來:「親愛的,」她看向國王,「我看我們也準備準備,一家子打扮一下微服出巡吧。」

  「啊?這……難得的國慶日,當然好。

  「不、不行啦!既然是難得的國慶日,父王當然也想跟母后一起約會吧!」白雪急急地說道,「人家可是你們的乖女兒喔,才不會當不識相的電燈泡呢!」

  國王「哈哈」幾聲,摸了摸白雪的頭,而黑王后也面帶微笑,她表面上點了點頭,而後蹲到白雪面前,用只有兩人聽得見的音量說道:「那白雪也是想去約會嗎?」

  「咦?欸、欸──」聞言,白雪吃驚地說不出話來,半晌才紅著臉輕輕點頭。難道母后已經發現王子殿下的存在了?!

  「好吧。」黑王后站起身,也摸了摸白雪烏黑的小腦袋,暗示地說:「要是白雪交了什麼新朋友,一定要帶回來給母后看看,讓母后鑑定一下哦。」

  「嗯!」白雪用力地點頭,隨後往王宮的方向跑,「那白雪去換件衣服,等等就出門了!父王再見,母后再見。」

 

  幾分鐘後,公主與矮人在巷弄入口會合。

  「什麼?你說你和他們走散了?」頭上戴著草綠鴨舌帽、帽子上卻又別了個顯眼大紅蝴蝶結,做了簡單偽裝的白雪公主,跺了跺她套著短靴的小腳,不滿地瞪著剛揹好竹簍的尼梅,「這邊人這麼多,要是把王子殿下搞丟了或踩扁了怎麼辦啊!」

  「有老大在,那個笨……我是說,王子絕對會很安全的。」尼梅說,他從竹簍裡拿出了一只包裝精緻的禮物盒,結結巴巴地說道:「對了,那個、那個,我……這是我要送給公主殿下的國慶日禮物!」

  「嗯?」白雪心不在焉地挑眉,接過尼梅遞給她的禮物,禮貌性地點個頭就放到腰側的小包包裡頭,再沒多看一眼。

  雖說他早知會如此,尼梅還是有些失望。白雪很快地繼續道:「好啦,快去找王子殿下吧。這麼久沒有見到我,王子殿下一定對我思念不已、心急如焚……」說著說著,女孩很快地陶醉在自己的世界裡,一旁的矮人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在兩人走到大街上後,尼梅率先提議:「要不要沿著街道找找看?」

  「街道?」白雪公主歪著頭,看向不少攤位與行人的大路,「王子殿下最喜歡新奇的東西了,應該在廣場才對吧?」她剛才離宮時雖然沒有經過廣場,但身為蘋果國的公主,她當然知道首都的廣場在蘋果國國慶日時有多熱鬧,幾乎平時待在全國各地的街頭藝人、吟遊詩人都會齊聚一堂。

  「但是,要把自己的商品賣到比較高的價位,在街上賣還是比在廣上讓容易得多喔,因為客群不同。」尼梅好聲好氣地說,「因為那傢……王子殿下,是跟老大在一起嘛。我想路線應該是由老大來決定吧。」

  「哦?」白雪揚了揚眉,環顧四周,想看看能不能在人群中發現那抹熟悉的身影,雖沒找到人,但她卻忽然下了結論:「真不愧是善良的王子殿下,還願意把行程規畫交給其他國家的平民……啊,這一定是因為王子殿下打算與我結婚,所以才如此善待我國國民!這全都是為了替快樂國與蘋果國的聯姻鋪路呀。」

  白雪笑了起來,好在她的帽子夠大,才沒讓路人看清她那絕美的笑顏。

  兩人輕快地在街上走著,大多數時間都是公主一邊逛一邊哼著「啦啦啦啦啦」的歌,沒有與矮人交談。可憐的小矮人就算想向心上人搭話也做不到,因為公主殿下的神智早就飄到九霄雲外去了。

  百無聊賴地尼梅也只得催眠自己往樂觀的方向想,至少自己現在可是和公主殿下兩人獨處!那個笨蛋王子都不曉得和老大到哪兒廝混去了。

  大概是因為遊行過後,已有不少小女孩特地把自己打扮成白雪公主的造形──不得不說,這些女孩子的速度真是快呀!尼梅在心中感嘆著──所以,真正的白雪公主因為戴了頂大帽子的關係,看來反而不太顯眼。更何況,沒多少人會認為,公主殿下會穿得樸素──樸素,但還是很漂亮,當然漂亮了!她可是全世界最可愛的公主殿下,尼梅心想──穿得一身樸素且和普通的矮人走在一塊兒。平常人哪會想像這種事呢?

  思及此,矮人尼梅忽然高興了起來,沒錯,他!正是為數不多地看過公主殿下平凡裝扮的人之一!

  「你在笑什麼?看到王子殿下了嗎?」

  走在前方的白雪倏然轉頭,尼梅立刻搖頭:「沒有,只是公主殿下您實在太漂亮了。」

  「那當然。」

  兩人一路慢吞吞地走著,仔細觀察身邊有沒有同樣是一名小孩和一名矮人的組合,但一無所獲。

  而在與白雪一同行動的情況下,尼梅當然不可能販售自己的商品,他想他一定會成為唯一一個在國慶日時把貨品剩下的矮人,可是,只要能跟公主殿下在一起,這都是值得的!這短短的時間,抵得過大把金錢呀!「時間就是金錢……沒錯,就是這樣。」尼梅低著頭喃喃自語。

  而就是因為他低著頭,一個不注意便撞到了迎面走來的地精,「啊,對不起。」尼梅匆忙道歉,就要跟上白雪公主的步伐,可是地精卻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臂。

  「我還以為是哪個人類小孩,沒想到竟然是矮人!」那名看來至少比尼梅大個十歲、同時至少矮他十公分的地精說道:「只說對不起哪能了事?你不知道,你們矮人和我們地精一直都是水火不容的嗎!」

  「啥?」尼梅呆了呆,老氣橫秋的地精繼續說:

  「你們這群矮人就這麼健忘嗎?難道你們不知道,每次都是你們在跟地精搶第一工匠的威名,而且在兩百多年前,我們兩族還發生過戰爭!」

  地精又唸了幾句「愚蠢的矮人」,尼梅才意識到原來眼前的傢伙是個對歷史念念不忘的老古板,雖然他沒讀什麼書,不過的確聽說過兩百年前地精和矮人這兩個容易被誤認為同類的族群是死敵,還發生過轟轟烈烈的大戰導致人口銳減什麼的,可是,現在在矮人間也沒怎麼提這件事呀!他們族群可是不怎麼記恨,哪像討厭的地精,明明只是祖先跟祖先發生過的事都要算到後代頭上來。

  「第一工匠本來就是矮人嘛,上次國慶日的時候,國王還感謝矮人族的最高領導者送了上好的家具給他呢。」雖然那個什麼矮人領導者長什麼樣,他們這些凡人是只聽過沒見過,畢竟,矮人是以家族為單位行動的,對家族之外的同類也沒怎麼關心,就算是領導人也一樣。「還有,幾百年前的戰爭跟我也沒關係吧?而且我剛剛都已經說過對不起了嘛,大不了我再說一次。」尼梅說,隨後又一鞠躬,「對不起。這樣可以了吧?」

  說著,尼梅就想抽身,可是地精顯然很不滿意,死抓著他不放:「不,你至少得賠錢給我再走!」

  什麼跟什麼啊?他是遇到什麼老掉牙的故事情節了嗎?尼梅傻眼,他還趕著去追公主殿下呢,哪有空在這兒鬼混!更重要的是,要矮人賠錢,不如叫水妖不要住在水裡!

  既然對方擺明了是來找碴的,尼梅當然也不會客氣,但他的力氣是怎樣也掙脫不出的,要是老大在這裡的話,肯定會直接抓起這惹人厭地精的領子……欸?欸?地精的領子真的被人抓起來了?

  「跟本公主出來找人還敢這麼拖拖拉拉的,你還算不算是蘋果國的國民啊?」

  折返回來的白雪公主一把揪起老地精的領子、將人推到一邊,輕輕鬆鬆地解救了力氣小的尼梅,而尼梅則是馬上低頭道歉:「對、對不起!我之後一定會緊緊跟在公主殿下身邊……」唔哇啊他居然被公主殿下救了!太開心啦!即使嘴上說著道歉的話語,但只要白雪的頭再低一點,就會發現尼梅完全是傻笑的狀態。

  「快點找找看那個大矮人會去的地方啦。」白雪不耐煩地說道,完全無視了那名氣到頭上都快冒煙的地精,自顧自地向前走。

  小矮人迅速跟上公主的腳步,地精則在身後大吼著,因為地精跟矮人的身高,讓他們看起來就像在吵架的三個小鬼:

  「喂!你們!還有那邊那個,妳居然敢自稱公──」

  碰!

  白雪用力跺腳,地面被震得裂出了一個巴掌大的圓,嚇得地精立馬住嘴,在綠瞳狠狠一瞪之後,更是一溜煙地逃跑了。

  煩死人了,都找這麼久了還找不到王子殿下,還遇上這種事!白雪不悅地想,邁開大步繼續走著,要不是怕以後父王把人家禁足,早就直接叫那東西以死謝罪了啦!

 

   ×

 

  「哇……原來火精的光這麼亮……

  「天啊!是人馬的小型射箭場!傳說中,人馬連一公里以外的目標都能正中紅心!」

  「唔哇啊!好、好冷!水妖的水真的好冰呀!」

  「那邊那個是──難道是──是魔法師耶!聽說蘋果國幾乎沒有魔法師,居然能在這裡見到!」

  遊行結束後,廣場馬上形成了比早上更大的市集──大街上的市集除了像矮人這樣的個人販售,大多都是有攤位的,而廣場裡頭的市集,則多是流浪商人和街頭藝人,流動攤販的數量也比街上多很多。

  矮人首領當然不會放過這種人潮多錢更多的賺錢機會,他都已經沒去能喊高價的街上在廣場陪笨蛋王子了,不更積極點叫賣怎麼行?每年國慶日,他們七矮人可人人的商品都是完售的!而畢艾羅也一個攤位又一個攤位地跑來跑去,到處看熱鬧。廣場最外圍有半人高的石柱,繞著廣場圍成圈,艾梅就站在其中一根柱子上叫賣,這兒能見度不錯,不會擔心畢艾羅跑丟。

  其實那王子也真夠蠢的……只要趁著人流,偷偷溜走不就能回家了嗎?黃昏時,艾梅心想。

  竹簍裡的東西都賣銷售一空了,在連竹簍本身都賣掉之後,艾梅便走向畢艾羅:

  「喂,笨蛋王子,走啦。」

  「要去哪裡?其他地方有表演嗎?」

  「當然是回家啊,這麼晚了還不回家,待在外面做什麼?」

  面對矮人首領理直氣壯的回答,金髮男孩不禁錯愕地喊道:「不是說晚上有化妝舞會嗎?不再待一下?」

  「什麼?你這不事生產的笨王子,知不知道時間就是金錢啊!」已經把空竹簍也給賣掉的艾梅雙手插腰,毫不留情地說道:「我東西都已經賣完啦了,累了一天,當然要回家休息啦。休息是為了讓更多的金幣入囊,這句話你總該聽過吧?留下來就是浪費體力,居然要在不能賺錢的地方消耗我的體力!有沒有搞錯啊?」

  聽艾梅的語氣如此堅決,畢艾羅只得失落地垂下頭來,還依依不捨地望向身後的各個表演團體……啊啊啊!麻煩死了!老是露出這種落水狗似的表情!艾梅不耐煩地撓了撓頭,最後對畢艾羅說:「嘖嘖,看在今天是國慶日的份上,我幫忙促進一下兩國交流也不是不可以。搞清楚,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們蘋果國的榮譽啊!否則,要是你回快樂國之後,跟別人說你連蘋果國的國慶晚會都沒見過,其他人肯定會以為我們國家盡是些不懂得地主之誼的蠢蛋。」

  「真的嗎!」畢艾羅馬上抬起頭來,藍眼綻著興奮的光。

  在夕陽逐漸西下的這段時間內,廣場上的商人也慢慢散去,同時慢慢湧入許多盛裝打扮、戴著面具的人類,非人們雖也有裝扮一番、但幾乎都是不遮臉的。在太陽餘暉完全消失的瞬間,不知從何而來的音樂遽然響起,沒有任何宣告、毫無預警地展開了這場一年一度的化妝舞會。

  「你有面具嗎?」

  想入境隨俗的畢艾羅詢問他身旁的艾梅,後者白了前者一眼,回答:

  「就算有,也早就賣掉啦。你眼睛根本是裝飾品的笨蛋王子,是有看到我手上拿著任何東西嗎?」矮人首領說,隨後又隨便抓了個把自己打裝扮墨水瓶的路人,問能不能借點墨水,就用手指沾了對方提供的墨、把路人打發走,再用力抹到王子臉上,無視對方的意願、把他的白嫩的臉蛋和口罩都給劃上幾撇,「好啦,這樣就差不多啦。」

  「什、你做什麼?」

  畢艾羅連退了幾步,用力揉了揉自已的臉,害墨水沾到的範圍擴大,惹得艾梅笑了幾聲。

  「哈,反正你不是本來就戴著口罩嗎?在那上面畫一畫充當面具就好啦。」

  「……哪有人這樣的……」

  金髮男孩抱怨了會兒,手上墨汁未乾的矮人又朝他的臉伸去,兩人在廣場邊緣你追我跑了一陣,直到遠處的喊聲傳來:

  「──老大!」

  艾梅一愣,就見揹著竹簍的尼梅越過人群直直地朝他們跑來,待尼梅到達他們附近,艾梅才問道:「怎麼只有你一個?其他人呢?」

  「不知道,」尼梅用力搖了搖頭,「我和大家走散了。不過這不是重點啦……你!」他猛然把頭轉向畢艾羅,男孩反射性地縮了一下,「你這傢伙,知不知道公主殿下找你多久啦!還在這邊玩墨汁!」

  「白、白雪?」畢艾羅一臉驚愕,「她怎麼會知道我在城裡?」

  矮人首領率先吐嘈:「以你這笨蛋王子的性格,誰猜不出你會想逛國慶日祭典這麼簡單的事啊!」

  接著是小矮人挺起胸膛附和:「沒錯,而且公主殿下到十分鐘前都和我一起逛祭典,所以我當然告訴她了。」

  此話一出,艾梅和畢艾羅都雙雙看向尼梅,艾梅搶先開口:「你為什麼會跟公主殿下在一起?」

  「報告老大,因為我遇到公主殿下,所以她就問我笨蛋王子在哪裡,然後一起找你們。」尼梅省略了大時鐘的事,他一直沒有把那條好玩的通道告訴其他人,以前是回家後都忘了說,現在則是想把它當作自己跟公主殿下的小祕密。

  雖說在國王和王后都出席國慶日的情況下,遊行結束後,公主理當該待在宮內不能亂跑,可是想想白雪公主平時一天到晚跑進森林的行徑,畢艾羅跟艾梅對尼梅的說法倒也沒什麼疑惑,反正白雪為了找心上人而溜出王宮也不是什麼難以想像的事。

  「總之,」尼梅對著畢艾羅說道:「公主殿下現在已經出席化妝舞會了,當然有戴著面具啦,雖然戴了面具還是很可愛……這不是重點,總之你快跟我去找她。」

 

  唔呃,雖然跟白雪跳舞不是什麼糟糕透頂的壞事,但給首領抹個滿臉墨還比較有趣。正在舞池中心的王子心忖,此時的他正牽著公主的手,隨著音樂慢舞。好在在森林裡生活的這段時間還沒讓他把宮廷禮儀忘個精光。

  呀,王子殿下的打扮真是特立獨行,在一群戴面具的參加者裡簡直是鶴立雞群,不愧是我的王子殿下。戴上了一面紅色眼罩的白雪心想,她的藍色裙襬隨著舞步飄揚,小紅鞋熟悉地挪動腳步。

  這兩人的舞乍看之下很正常,事實上根本是由女方主導、男方跟著跳。

  找到王子後馬上被丟到一邊的矮人尼梅,哀怨地看著舞池中的身影,與艾梅抱怨個不停,後者看著同樣的對象,有些無奈地安慰自家老弟。

  咻──碰!

  在第一個煙火於夜空綻放後,音樂也隨之停下,廣場上的人們紛紛在原地就定位,跳舞跳得累了的畢艾羅也鬆了口氣。

  煙火非常壯觀美麗,然而卻只是普通的煙火而非魔法煙火,看著看著,畢艾羅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家鄉,每逢國慶日,快樂國許許多多的魔法師都會協助放射煙火……

  「很漂亮吧?王子殿下?」白雪牽著畢艾羅的手,開心地說道:「蘋果國是個很棒的地方吧?」

  「……嗯,是的,真的很漂亮。」畢艾羅頓了會兒才回應,在醞釀接下來要說的話時,不自覺地緊握了女孩的手,「那個,白雪,差不多也該讓我回快樂國了吧?」

  白雪瞬間僵住了,甜美的嗓音就像被冰凍的蜂蜜般凝結在空氣中:「為、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看女孩一下子變得淚光閃閃的眼眸,男孩溫柔地回答:「我是在冬天出生的,要是連生日都不回家,父王跟母后一定會很難過。」

  「可是你不在,我也會很難過呀!」情緒激動之下,白雪的眼淚一下子流了出來,眼罩在頃刻間濕透,「王子殿下……不要白雪了嗎……」

  「不,那個……」天呀,他為什麼像被始亂終棄的男人?明明不是這麼回事!畢艾羅有些頭疼,他自認能與白雪公主成為朋友早已是某種程度上的奇蹟,他拍了拍白雪的背,「我們都已經是好朋友了嘛,也該讓我回去看看家人。妳別哭。」

  白雪一把抱住畢艾羅,「可是,如果王子殿下走掉就不會再回來了。」

  畢艾羅無奈地回擁,周遭還不知這是王子與公主的路人們似乎都以為是小孩子的愛情劇,而不遠處的小矮人則是絕望地摀住了臉,「別哭了,只要有緣份的話,我們一定會再相見的。

  「有緣的話……」白雪喃喃唸著,正想說些反駁之詞,卻又忽然間頓住了,整個人僵在原地,小小的腦袋飛快地運轉起來。

  莫非,那就是傳說中的,「命運的再會」?!

  白雪在腦海中捕捉到這個詞彙,不禁露出豁然開朗的神情,咧嘴笑了起來,她明白了,肯定是要讓時間帶給她和心上人愛的考驗!只要通過這個考驗,最後王子與公主就會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沒錯,一定是這樣。白雪篤定地想著,畢艾羅還搞不懂這女孩一會兒哭一會兒笑的是怎麼回事,她便鬆開臂膀,堅定地說道:「我明白了,王子殿下!」

  「妳終於能夠理解了嗎?」畢艾羅驚喜不已,縱使他尚不明白發生白雪的心緒轉變,可是這是不是代表他終於可以回家了?

  「沒錯。」白雪點點頭,「我一定會做好充分的準備,讓你在我成年後馬上娶我為妻的!」

  妳到底明白了什麼啊?!畢艾羅差點沒吐出一口血來,萬幸的是,白雪很快地又道:

  「事不宜遲,王子殿下,你今晚就啟程回國吧!」

  「咦?欸?耶?好、好!」畢艾羅語無倫次地猛點頭。

  就如白雪當初非常有行動力的就決定要找命中注定的鄰國王子定終身一般,如今亦是行動力十足地要將人馬上送走。

  「再見了,王子殿下。」公主堅強地說道,淚痕已從臉上消去。

  「再見了,白雪。」王子喜形於色。

 

    西瓜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