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白雪公主遵從母后吩咐,將嫁給鄰國王子……

  很久很久以前,灰姑娘聽從仙女指示,將與鄰國王子成親……

  很久很久以前,睡美人的雙親替她訂定婚約,將嫁入鄰國……

 

 

 

  木製的路牌立在鋪滿碎石以致崎嶇不平的小徑上,依著它所標示的方向再往前約十分鐘,路面便愈趨平坦,最後,雜草中闢出一條沒有任何雜物的道路。一道雄偉的拱門立於這條路的終點,拱門最上方用莊嚴方正的字體,寫著所屬的國家及城鎮名稱。

  石製的大門沒有任何人把守,像是隨時歡迎賓客進入一般,從外往內望去,便能見到熱鬧的市集、各種店家及遠處不規矩排列的民房。

  提著輕便行囊的金髮青年站在拱門前方,他套著一身斗篷,讓人看不清自己的樣貌。青年以根本不會有人聽見的音量,輕聲說了句「我回來了」便進入城鎮。

  假日下午,正是一週一次的跳蚤市場舉辦的時間,大街小巷的叫賣聲不絕於耳,攜家帶眷來逛街的也不在少數,青年以輕快的腳步行走,完全不受擁擠的人潮影響,以貓一般靈巧的身手在人群中穿梭,很快地,他就脫離鬧區,來到較為偏僻的住宅區。

  組成小圈圈在這兒嬉鬧的孩子也不少,許多主婦都將頭探出窗外,呼喊孩子們快點準備進屋用餐。

  青年步過空氣中充滿了濃厚食物香氣的道路,忽然,幾名孩童拿著玩的皮球一時打偏、砸到了他附近的樹上,棲息其中的鳥兒振翅逃離,樹葉瞬間如雨般落下,球也這麼卡在樹梢。孩童們望著,很是著急,把球打偏的那位更是露出了泫然欲泣的神情。

  沒多想,青年便將手從斗篷伸出,掏出一根三指長的木棒──手一揮,細碎的光點自棒頂竄出,皮球輕輕落地。

  孩子們都看呆了,在屋內的各個母親則是沒注意到這一切、仍在大呼小叫,青年彎身露出溫和的笑,表示無需感謝、隨後離去。在他轉身的同時,身後爆出不少歡呼聲及道謝聲,看來今年以「魔法師」為志願的小孩又會增加幾名。

  青年不停歇地前進,天色漸暗,當夕陽西下時他已來到這座城裡最大的活動廣場,不少情侶在依偎在噴水池邊的長椅、互相傾訴第三者聽了會起一身雞皮疙瘩的情話。

  他從廣場正中央穿過,踏上通往宮殿的大道。

  往前走了一段路後,週遭已沒有任何平民,當守衛們看見青年,紛紛行禮問好。

  通體雪白的城堡十分高大,色彩雖不艷麗,但點綴其上的雕花讓它看起來一點兒也不樸素。夜晚將近,建築物內處處是魔法製造的溫暖燈火,讓待在裡頭的人能看得一清二楚。

  青年熟門熟路地走回自己位在城堡內其中一座高塔的房間,已經有一年的時間沒有進入,裡頭仍是被打理得一塵不染。

  青年剛打開房門,一隻燕子便從敞開的窗戶飛了進來,吱吱喳喳地熱切迎接。

  「啊、你是來歡迎我的嗎?」青年笑著,讓鳥兒停在他的指間,「好久不見了,小燕子。」

  燕子親暱地輕啄他的臉頰,逗得青年發出銀鈴般的悅耳笑聲。

  「可惜我是去遊學,沒有紀念品能送你。」

  青年將行李及魔杖放下,一人一鳥嬉鬧了一陣,忽然傳來敲門聲,青年應了句「請進」之後,一名侍從便走了進來。

  「王子殿下,打擾了。」侍從鞠了躬,遞上一封信函,「這是國王陛下要在下交給您的,陛下希望您在今晚看完,請好好閱覽。」

  「辛苦了,你先退下吧。」

  王子說道,侍從退出房門。

  上次寄信回宮、告訴父王跟母后,自己今天要回來時,他們的回信內容也沒表示最近有什麼大事啊?王子一臉疑惑,在燕子的注視下,打開牛皮紙包裝的文件袋,而王子才瞄到第一行,就驚惶地高聲大喊:「結、結婚典禮?!我才剛滿十八歲就要舉行婚禮了嗎!」

  他們國家的適婚年齡是二十歲,雖說法定結婚年齡規定十六歲,導致也有些早婚的少數人,但王子從來沒想過,國王竟會這麼早就要他結婚!

  而在看清新娘的名字後,他不禁打了個寒顫:「婚約者是……蘋果國的白、白雪公主?」

  閱讀至此,王子立刻將紙張放回袋內、擺到桌上,打算現在就去找自家父王理論,可剛打開門,燕子小小的鳥嘴馬上咬住他的衣袖,拼命拍打著翅膀,使王子不得不停下腳步,「真是的,怎麼了啊?」

  「吱吱吱!」燕子跳到擱置文件的桌上,鳥爪在上頭撥弄,王子只好一面碎唸著「真拿你沒辦法」一面繼續把它看完。

  才看到第二行,王子又愣住了!

  「為什麼新娘的人選不只一位呀!」王子驚慌失措,不禁猜想父王是否被奇怪的巫師下了詛咒,才害得他不清不楚的與他國簽下莫名其妙的婚約協議,「南瓜國的仙杜瑞拉、玫瑰國的奧蘿拉公主……這、這是怎麼回事?一夫一妻制不是常識嗎?!」

  突然之間,燕子叼起王子手中的文件,一溜煙地飛往門外!不知發生何事的王子連忙追了上去,假若那種東西被其他人看見,可就不得了啦!

  燕子不愧是王子從小到大的玩伴,精通宮內各種秘道,不一會兒,他們就避開人群、穿越無人的道路,來到了宮殿後方的森林。

  青年追著小鳥,氣喘吁吁地跑入崎嶇不停的深林中,鳥兒配合他的體力,維持他能跟上的速度飛行、卻又讓他永遠追不到,簡直像是要引誘他到什麼地方似的,王子心想,他的燕子從來沒有這樣過,怎麼才一回國,怪事就接連不斷?

  明知燕子是在引路,王子也沒有戳破的打算,反倒開始好奇,燕子到底要帶他到哪兒去?

  這片森林是快樂國──即王子所屬的國家──與他國之間無形的邊界之一,與他國的林子相通,若走對方向,可直接跑到其他國家,王子幼時也曾這麼做過。對小時候的王子而言,森林就像遊樂場,也是如今的他不可或缺的童年回憶。

  可是,燕子帶領的路線卻與記憶中的大不相同,王子不禁懷疑是自己太久沒回國而忘了路,或被他視作自家後院的森林、真有這麼一條不為人知的小徑。

  良久,太陽徹底沒入山頭,燕子才在一棵樹上停下,王子也跟著止步。

  「哎呀呀,你就是傳說中的王子殿下嗎?」

  難以判斷年齡及性別的嗓音自身後傳來,青年踅身望去,就見一個矮小的身影從草叢中冒出。

  短小精悍的雙腿、左右甩動的尾巴、毛茸茸的橘色毛皮、瞇成一線的銳利雙眼,以及鑲嵌肉求的手掌和靈活抖動的耳朵──這無疑是隻貓,還是用後腿站立的貓。

  「我們常聽小燕子提起你呢。」貓咪的嘴在臉上咧成一條細而長的縫,讓人懷疑牠的頭會從此分割成兩半,「瞧你一臉驚訝的樣子,喵哈哈,沒見過會說話的帥貓啊?我們可是生活在魔法的國度唷!」

  冷汗自王子的額際滑落,燕子降落到貓兒頭頂,前者尷尬地說道:「呃,請問你是?」

  「我是誰並不重要,總之,我們聽小燕子說,你要被國王逼婚。」橘貓裝模作樣地撥了撥根本不存在的瀏海,王子注意到牠一直使用「我們」一詞,卻沒有見到其他貓或任何生物的身影,「為了救你,我們才聚集在這裡的!」

  「救我?」王子滿臉疑惑。

  「沒錯!婚姻就是未來的墳墓喵!」貓咪緊握小小的前掌嘶吼,痛苦的神情像是有什麼不堪的回憶,「更何況是逼婚呢?為了讓你能繼續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我們都會幫助你的!」

  話音方落,貓咪身後的草叢在剎那間跳出整群的動物──頭戴禮帽老鼠、背著巨大懷錶的兔子、叼著菸斗的毛毛蟲……許許多多各種不同的動物們,全包圍住了王子!

  貓咪以與身形不符的力量,一腳踹倒手無縛雞之力的王子、再托著他的臀部將他以公主抱的姿勢舉起,「兄弟們!帶王子逃亡吧!」

  「喔──!」小動物們齊聲大喊,擁護著貓咪往森林的出口奔去。

  「喂!你們要抓我去哪裡!」王子拼命掙扎,可惜一點兒用也沒有,他暗罵沒帶魔杖就貿然出門的自己實在是蠢斃了,「放我下來!先讓我搞清楚狀況啊──」

 

   ×

 

  長及地的裙擺繡滿層層捲起的蕾絲邊,使得湛藍的禮服看來好比盛開的玫瑰花束,腰際還繡有恍若真品的雪色蘋果花,更替華麗的服裝添增了點清純可愛的氣質。藍禮服的主人提起裙擺,步伐輕盈地走下馬車,她穿的並非專門與禮服搭配的高跟鞋,而是特別設計過的靴子,不但方便行動倒也十分相襯。

  少女拉了拉絳紅的披肩,俐落的黑色短髮在風中飄揚,她踏上在自己眼中宛如紅毯的大道,推開盡頭的大門:「王子殿下──這次,終於可以和你永遠在一起了──」

  少女喜悅地大喊,不料,等在裡頭的並非快樂國的王子,而是另一名金髮拖地的女孩,女孩的年齡看來小個幾歲,身上穿著與她相較之下稍微樸素、但仍不失高雅的粉色禮服,兩人見到對方,都不由得吃了一驚。

  黑髮少女很快地回過神來,對坐在椅子上的女孩說道:「喲,妳是來當伴娘的嗎?雖然我只從母后那裡聽過其他國的事,還是謝謝妳呀。」

  金髮女孩慢吞吞地搖頭,回應:「我不是伴娘,是要嫁給王子的新娘。」

  「什、什麼?!」少女大驚失色,「王子殿下明明就應該跟我在一起!我們都有婚約了!」

  「我也有啊。」女孩相反地鎮定。

  在兩人爭論前,一名侍從慌慌張張地跑進室內:

  「不好了!殿下逃婚了!」

  「逃婚?!」少女驚愕不已,連忙拉住侍從的領子,咄咄逼人地質問:「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一陣混亂的同時,另一名綁著雙馬尾的少女也走了進來,跟著問:「抱歉,你剛剛說王子逃走是怎麼回事?」

  「蘋果國的白雪公主殿下,南瓜國的仙杜瑞拉小姐,」侍從緊張地開口解釋,生怕兩名目露兇光的女性一怒之下將他撕成碎片,「我們剛剛才發現,宮裡怎樣都找不到王子殿下,真的非常抱歉!」

  「道歉有什麼用!」白雪怒道,使勁搖晃著侍從的領子,後者都覺得他要吐了,「還有,薔薇國的睡美人.奧蘿拉公主出現在這裡就算了,」她指著仍坐在原地的金髮女孩,又指向雙馬尾少女,「又多出個南瓜國來路不明的女人是怎麼回事啊!」

  「對、對不起,我們、我們也不清清清清楚……」

  「新娘居然有三位是演哪齣?你們快樂國的臣子怎麼辦事的?」白雪公主連珠炮似地怒罵,「只有全世界最可愛的我才有資格跟王子結婚呀!」

  被諒在一旁的仙杜瑞拉忍不住碎念了幾句旁人聽不清的咒罵,遠遠坐在一旁的奧蘿拉,則是沉默著沒有出聲。

  侍從道歉連連,只得做出保證:「我們一定會盡快將王子殿下給找回──」

  「靠你們這些傢伙還不如靠自己!」白雪忿忿地放開手,倒霉的侍從因重心不穩跌坐在地,她也沒有道歉的意思,往門外跑了出去,「我一定會第一個找到王子殿下的!到時候,絕不會把他讓給妳們!」

  白雪公主走後,仙杜瑞拉唸了句「開什麼玩笑」便也跟著離開,留在原地的,只剩下面無表情的睡美人。

  女孩不疾不徐地站起身來,循著她人的足跡走出城堡。

  「……這次,一定得搶在其他人之前找到王子才行……」

 

 

 

 

  很久很久以前,白雪公主遵從母后吩咐,將嫁給鄰國王子……

  很久很久以前,灰姑娘聽從仙女指示,將與鄰國王子成親……

  很久很久以前,睡美人的雙親替她訂定婚約,將嫁入鄰國……

  但是!

  鄰國王子,居、然、只、有、一、位!

  三位少女的王子爭奪戰就此展開──

    西瓜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