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發函單位:快樂國王家警備隊

  公告編號:B2267538520

  公告主旨:畢艾羅王子遭不明人士綁架,將請求外界協尋支援

 

 

  「這麼久不見,白雪公主果然還是像從前一樣可愛又迷人,來,過來讓姐姐我看仔細一點。」

  「妳這公主殿下出生後只來過兩次的,還好意思要公主殿下先去招呼妳?像我們羊人一族,每次逢年過節都會到王宮送禮,才是公主殿下該第一個招待的種族啊!」

  「在小孩子面前吵吵嚷嚷的,成何體統?小白雪,妳別管他們了,還記不記得妳剛出生時,爺爺送你的禮物呀?」

  「哎唷,我們家也有個像白雪一樣大的孩子呢,可是怎麼就不見她像白雪一樣可愛?」

  小妖精、羊人、地精、樹妖……還有其他許許多多,放眼望去難以數盡的各種非人生物們,佔據了蘋果國宮殿的宴會大廳。被圍在他們中間的,則是蘋果國唯一的公主。若是畢艾羅到了這裡,看見各種族領導齊聚一堂,肯定會興奮得說不出話吧!

  他們會聚在這裡,不只因為明天是蘋果國的國慶日,更因為這是白雪公主十歲後第一個國慶日。每當有新的王室成員誕生、及他們滿十歲與二十歲後的初次國慶,各族領導都會前往王宮祝賀。至於平常的國慶或其他特殊節日,各種族領袖就不一定會前往王宮了。

  本該黑暗的宮殿被每隔五十步就出現的燈具照得宛若白晝,這並非魔法造的燈,而是小妖精們和矮人一族共同製作獻給王室的工藝品,但亮度比起魔法光源毫不遜色!

  「各位叔叔、阿姨,白雪當然記得你們呀,母后年年都會提醒我,就是因為有各個種族的幫助,蘋果國才得以如此繁榮。」女孩綻開笑顏,溫和有禮地說道,天曉得她根本不記得這一群只在自己襁褓時見過的大人,也虧得黑王后與國王常提起、她的書也沒白念,所以才大概知道誰是誰。

  在白雪公主的小小腦袋裡真的存在印象的,也只有那位聲稱每年來訪(也確實如此),讓她見了不少次的羊人首領了。於是,她理所當然地先向羊人首領搭話了:「巴里叔叔,您的酒莊最近狀況如何?明天就會公佈本年度的酒莊分級了呢。」

  「好!好得不得了!」羊人巴里摸摸自己人臉上的長鬍鬚,頭側長長的耳朵晃動著,他指了指別在自己為了體面而特地披覆裸露的上半身的紅色小披肩,指著別在上頭的「蘋果國一等酒莊」徽章,踏了踏羊蹄,抬起下巴說道:「今年,我們的『巴里咩咩咩酒莊』肯定也會拿下一等酒莊的榮耀!到時候,絕對也會送些上好的蘋果酒來給小公主妳嚐嚐。」

  「呵呵,巴里叔叔,上次就跟您說過了,父王跟母后說我太小了,還不准我喝酒啦。」

  「哈哈!就是嘛,一等酒莊有什麼了不起?我們的小白雪又喝不到!」離羊人最近的地精說道,他的容貌顯然是個垂垂老矣之人,但卻與鬍鬚濃密的羊人相反,綠色的粗糙皮膚上半點毛也沒有,嬌小的體型甚至只有白雪的膝蓋高,「像我們的武器工坊,即使沒有什麼年度武器評選會,也是被公認為蘋果國第一!小白雪,妳可知道,妳上武術課時所用的武器,全是我們地精造的!」

  武術課是白雪最喜愛的課程,武器的知識她倒是記得很清楚,於是她對地精點了點頭,而白雪尚未回話,巴掌大的小妖精就從空中飛了下來、停在地精的頭上。

  「居然送女孩子武器?你這老頭,實在太沒情調了!」小妖精甩了甩頭,金色的長髮飛舞著,身上的綠衣也跟著她的動作飄動,「還是我們一族送給白雪的衣服比較好吧?就連現在掛在天花板的吊燈,都是我們做的呢!」

  「喂喂喂,可別忘了那吊燈還有我們矮人的份啊!別說得像都是妳們的功勞!」

  離他們稍遠的矮人族領袖大叫起來──是的,蘋果國當然不只住在小木屋裡的那七名矮人,不過矮人通常是以一個家族為一單位活動,少有多人群聚的情況發生──那名矮人看起來只比地精年輕一些,同樣也比地精高一點,但他的鬍鬚比羊人更長、且是一把白花花的大鬍子。

  在三位領導爭執起來之前,為了不要讓事情在黑王后不在時變得失控,白雪心下不情願、但表面上倒是很快地打起了圓場:「羅姆爺爺提供的武器,白雪每一把都保養得很好,一定連拿去屠龍都沒有問題!父王也跟我說過,因為妖精大方獻出磷粉、矮人不藏私地拿出自己的手藝,才能打造出那麼美輪美奐的吊燈,我相信,您們兩位的族人一定都在那盞燈上費盡心力,真的非常感謝你們。」

  這番話說完,不久,他們又進入了下一個話題。

  各族族長紛紛炫耀自己族類的才能、也拼命比較誰對蘋果國比較有貢獻、當然更少不了和白雪攀親帶故,  這種寒暄持續了將近三小時才結束。

  一覺醒來,便是期待已久的國慶日。

 

   ×

 

  「來喔!來喔!史上最耐用的水壺喔!一個只要一百元喔!」

  「來來來!小姐,等等!小姐!這雙靴子跟您簡直是天作之合,要不要考慮一下?可以現場試穿唷!」

  「矮人特製餐具,絕對是您餵養小孩的好幫手!這位太太,看您的孩子這麼瘦小,可惜了他長了張可愛的臉蛋。要不要買套餐具回去呀?肯定能讓令公子多吃十碗飯!」

  蘋果國國慶日早上十點的升旗典禮都還沒開始,大街小巷就已經熱鬧了起來,許多人民帶著一家老小走上街頭,不少稀奇古怪的攤販在天亮後便相繼出現,在這之中,人類商人依然佔多數,但也不乏賣著珍奇藝玩的非人們。此時的畢艾羅就被圍在七矮人的移動攤販中間,雖說是移動攤販,但也不過是人人都揹著竹簍、手拿商品大聲叫賣而已,果然節儉如矮人是連攤位都捨不得租的。

  「……簡直比快樂國的國慶日還要精采……」不清不楚的聲音自又厚又大的口罩中傳出,男孩的金髮全塞進海藍毛線帽裡,這是矮人們為了不讓他被認出來所做的偽裝。

  毛帽下的水藍雙眼骨碌碌地左右轉動,矮人們邊走邊兜售的速度不快,讓畢艾羅也能將周遭好好看個仔細。忽然,他聞到一股奇異的香味,有股強烈的油煙味正燒烤著某種他所不知道的東西,他嗅了嗅,好奇地尋找氣味的來源,沒多久就在街道的左邊找到一張手推車,人類老闆在那兒烤著用竹籤串起來的片狀物。片狀物看起來很奇怪,它的上半部類似三角形,中段則是自行裂成多瓣的長條,底下蜷曲著像鬍鬚的東西。整片怪東西都被烤得紅通通的。畢艾羅努力地思考,自己究竟有沒有見過這種食物。

  「喂,笨蛋王子,別佇在原地不走啊!」矮人艾梅推了推畢艾羅包覆在厚外套下的手臂,不知不覺間,它們已經落下其餘矮人一段距離了,「什麼?你在看烤魷魚啊?」

  「烤魷魚?」畢艾羅驚醒般地重述這三個字,趕緊追問艾梅:「那種東西叫烤魷魚嗎?我記得我在書上讀過,魷魚是非常巨大而且會襲擊船隻的生物……

  「啥?喔,你說的那是深海大魷魚吧?世界上也有很多像這樣的小魷魚啦!」矮人首領調整了下竹簍的背帶,指著對面的手推車說道,「你們快樂國看不見海吧?難怪你會這麼沒見識。」換言之,蘋果國背靠山、面靠海,有些內陸居民見也沒見過的海產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雖說艾梅已經對烤魷魚露出一點興趣也沒有的態度,但畢艾羅顯然沒察覺這點,而是又問道:「魷魚的身體裡不是充滿黑色毒素嗎?這怎麼能吃呢?」莫非蘋果國的居民百毒不侵?

  「毒素……?」矮人呆了會兒,抬頭看向雙眼閃爍著求知之光的男孩,他這輩子吃的魷魚雖然不多,但總比畢艾羅這個「沒常識的內陸人」多吧?如果有毒的話,他早就死啦!「……魷魚的墨汁怎麼會有毒啊?你是名符其實的笨蛋王子嗎?深海大魷魚的墨汁可能真的有毒吧,不過這種小魷魚的墨汁,還有人拿來拌麵啊。

  聽他的話,畢艾羅更是不解:

  「什麼?!那墨汁怎麼能吃下肚呢?」

  「這種事你不會去問廚師啊!?那跟你平常寫字用的墨汁是不一樣的啊,蠢王子!」

  「不一樣?請問是哪裡不一樣?啊,這樣說來,魷魚的墨汁能寫字嗎?」

  「就說了這種事不要問我。」艾梅不耐煩地說,隨後大步走向烤魷魚的手推車攤位,朝老闆喊了聲就墊著腳尖把錢幣遞過去,隨後拿起一串烤魷魚,在畢艾羅還沒反應過來時拉下對方的口罩一把塞進他嘴裡,「直接吃吃看不就知道了?要記得你欠我四十元啊。」

  「唔!唔唔唔唔!」

  畢艾羅掙扎老半天,才好不容易咬下一口差點將人燙傷的魷魚肉,緊接著,艾梅又立刻將魷魚抽回,自己吃了起來。

  矮人首領左顧右盼,發覺放眼望去已經找不到同伴的蹤跡了,只得一邊往前走一邊碎碎唸:「都是你這土包子王子害的,其他人都跑光啦……算了,有路瑪在應該不會惹出什麼麻煩……」邊唸還不忘邊嚼幾口肉。

  男孩亦步亦趨地跟在矮人後頭,他把帽子拉低了點後,就拼命用手搧自己的嘴巴、大口喘氣,雖然烤魷魚是很好吃,不過也太燙了吧!

  因為畢艾羅處於疼得難以開口的狀態,所以讓艾梅的耳根清淨不少。即使身周沒了夥伴,他也照樣沿路叫賣、賺取收入,好一段時間後,他才聽見身後傳來疑問:

  「你很喜歡吃烤魷魚嗎?」

  「還好啊。」艾梅將一只木菸斗遞給一位年輕小伙子,扭過頭看著已經戴起口罩的畢艾羅,「幹嘛?」

  「因為像你這麼小氣……我是說,節儉……總之你居然會主動去買烤魷魚來吃?

  「還不是你這笨王子在那邊有完沒完的,只好直接堵住你的嘴。」艾梅翻了個白眼,隨後又道:「還有,我可沒說那是我請你的,你還欠我四十元。」

  「咬一口就要四十元?」

  「一隻四十元啊,是你請我不是我請你。你是堂堂的王子耶,這點小錢要你出本來就是天經地義,難不成要平民來宴請你這種坐著不動收入都比我們高上百倍的貴族嗎?」

  艾梅說得也不無道理,但他現在可是個身無分文、被平民綁架的王子呀!哪來的錢還啊?

 

   ×

 

  人來人往的街道上,比其他同伴更加嬌小、身高乍看之下簡直會被誤認為是地精的矮人尼梅孤身一人在街上走著。剛才大家發現笨王子不見了緊張了會兒,後來又發現連老大也不見了,於是他們很快地下了老大肯定會在笨王子身邊看好那傢伙的結論,就繼續沿路叫賣了。

  至於現在,為何尼梅會一個人落單呢?

  小小的矮人把背上的竹簍轉個方向、改為掛在胸前用手抱著,節省力氣。他左右張望著,可是視線怎麼樣都沒法越過比他高大許多的行人們,最後也只得對著已經賣出不少東西的竹簍,輕嘆一口氣。

  「可惡,再不快點的話就趕不上開幕典禮了啦!居然為了假的公主殿下而錯過真的公主殿下,我怎麼會這麼蠢啊啊啊啊──」

  沒錯,剛才就是他們剛才經過路口時,尼梅瞥見一位黑短髮紅蝴蝶結的小孩,便馬上聯想到是不是心愛的白雪公主微服出巡,就偷偷地從後面跟了上去,結果當他跟了好一段時間,等對方轉身、並走進麵包店大喊爸爸,才確認那不過是麵包師傅的女兒而已!仔細想想,以公主殿下的美貌,要是出現在人群中,肯定會引起一番騷動吧?哪可能平安無事地讓他跟蹤這麼久呢,自己真是蠢呀!

  而當他從幻想中抽離,才驚覺其他矮人都不曉得跑哪兒去了。

  雖然他是不會迷路,但跟其他人分開總是不大好。

  尼梅低聲咒罵著自己,加快腳步前往目的地──首都蘋果城的廣場──前進,其他兄弟們對於開幕式什麼的興趣幾乎都不是那麼興致高昂、有看很好沒看也無所謂,但他可不一樣啊!每年他都超期待能看見穿得漂漂亮亮的公主殿下,雖然說現在的他甚至能在自己家近距離地接觸白雪公主,可是,這不代表能讓他就此把開幕式當作沒什麼大不了的小事!

  連販售物品都忍了的矮人半揹半抱著竹簍,小腳快步踩過首都平滑的石磚道路。今日是個颳著風的大晴天,有些掛了風鈴的店家傳來叮鈴噹啷響,蘋果國大多不超過三層樓的木造民宅被奔跑的矮人給拋在腦後,有許許多多的人們與他走往相反的方向,隨著太陽升得越來越高,路上的行人隨之增加,同樣地也不只人類,有越來越多種族加入了前往蘋果城廣場的行列。

  尼梅放在竹簍裡的東西因為跑步的跳動而叮鈴噹啷響。這時間才去廣場,已經搶不到什麼前頭的好位子了,以他們一族的身高絕對難以看清公主的身影。尼梅打算前往他兩年前發現的特等席。

  噹──噹──噹──

  城裡每戶人家的鐘都準時敲了三下,製造出巨大的回音,同時宣告蘋果國國慶日正式開始!

  「唔哇啊,得在遊行隊伍結束之前就定位才行,時間能不能走慢一點啊!」

  尼梅溜進蘋果城內一條無人經過的小巷,偏僻的小巷夾在久沒營業晚如風中殘燭的鞋店與今日公休的水果攤中間,窄得只有小孩子或矮人、地精才鑽得進去,這是他去年想抄捷徑時發現的密道,不過,現在的他並不是要前往蘋果城廣場。

  汗流浹背的尼梅不敢停歇,這條巷內好像擱置了不少居民隨手丟棄的小垃圾,變得比去年更加髒亂。他把竹簍擱在巷弄中段,拿了錢和最貴重的東西抱在懷裡,接著朝記憶中的地段四腳朝天地一摔──

  小矮人就這麼消失在原地。

 

   ×

 

  「抱歉,借過一下……哇!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等等啦!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裡啊?

  畢艾羅被艾梅拉著手拼命往前拖,他們行進的方向有一堵又一堵的人牆,身高都比成年人類低的兩人幾乎都只能用鑽的硬鑽過去,畢艾羅一路走來只能不停和擦撞而過的人們道歉,最後忍不住對前方強硬的小小身影提出疑問。艾梅沒有因這問句停下腳步,但轉過頭來,回答:

  「去看國慶日的遊行啊,你這小子不是期待很久了?看在今天是我們國家的國慶日的份上,我心情還不錯才帶你去看的。」

  「咦?」畢艾羅呆了呆,下一秒他的頭被快步行走的路人手提的包包擦過,他道了歉才又問:「不是說是繞首都一圈的遊行嗎?那應該在這座城裡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吧?」

  「你是笨蛋啊?不對,你本來就是笨蛋嘛。」矮人首領低頭鑽過兩個手牽手的情侶中間,畢艾羅也只得跟著鑽了過去,「你以為遊行隊伍個個都是巨人是不是?我們這種身高,不擠前面一點哪看得見啊!不趁現在往前擠,等遊行開始了根本過不去啦。」身為矮人,對自己的身高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對方這麼一說後,畢艾羅也立刻緊張了起來,會看不到蘋果國國慶大遊行?那怎麼可以!

  很快地,就改為畢艾羅拉著艾梅往前走,還不時被後者提醒「走錯邊了啦!笨蛋王子!你就是這麼沒方向感才迷路到我們礦坑的吧?」等話。在死命往前擠了五分鐘左右,他們終於鑽到人群的最前方,一能脫離宛如密密麻麻的水妖卵般擁擠的狀態,畢艾羅還差點往眾人自動自發空出的一條大路上摔了下去,所幸艾梅及時抓住他的後領、將他扯回來。

  他們站在城堡的城門附近,這裡是遊行的起點。很快地,各處傳來的鐘聲敲了三下,似乎也敲在金髮男孩的心臟上,讓他激動不已。

  叭──小喇叭的聲音自遠處響起,就見一名手持蘋果國國旗的地精大搖大擺地走了過來,旗桿比一個成人還高、旗幟比喜宴上最肥的豬還要大,跟在他身後的則是一隊敲著小鼓的成群同伴;接著是拍著鈸的一列羊人;再來則是吹著小喇叭的人馬隊伍;後頭當然還有數也數不清的各種非人生物,整齊地踏著步伐、精準地吹奏蘋果國的國歌,如此盛大的遊行讓畢艾羅看得兩眼發直,跟著身旁的群眾們拼命鼓起掌來!

  雖然在快樂國的國慶日,他們也有如嘉年華會一般精彩的魔法師遊行,可是,從不會像蘋果國這般能一次看見這麼多的奇幻種族,實在是太棒了!

  就在畢艾羅一邊發出讚嘆聲一邊使勁拍手的同時,就聽見身邊艾梅的聲音:「真不曉得加入那列隊伍可以賺多少錢……羨慕啊!」

  「錢?」

  「你不知道啊?國慶儀隊的薪水可是很高的,之前聽人說時薪是以千起跳呢!」艾梅說明,「儀隊由蘋果國的各個種族組成,成員年年輪換,參加抽選之後還得經過一年的培訓──那年的吃穿當然是免費啦!可惜我們七個兄弟年年報名年年沒中。」

  矮人說完,又將視線轉回行進中的隊伍,他往後瞥了一眼、小聲說了句「來了」,緊接著身旁的人群猛然爆出震耳欲聾的尖叫,幾乎把遊行隊伍的演奏聲給完全蓋過去,畢艾羅努力地克制自己才忍住不摀耳朵、免得之後漏了什麼精采的東西,在一陣近乎耳鳴的喧嘩中,他這才聽出民眾歡呼的是「國王陛下萬歲萬萬歲!」「王后陛下萬歲萬萬歲!」「公主殿下萬歲萬萬歲!」之類的話,當然還少不了感謝國王王后、甚至有大膽向公主示愛的喊叫。

  薩克斯風的洪量聲響自列隊的樹妖群中傳出,跟在他們後面的是一排人類旗隊,再來有幾名士兵合力、扛著一輛轎子,被各種閃閃發光又五顏六色的飾品裝飾得光彩四射的轎上,坐著英俊帥氣到一點都不像中年男子的蘋果國國王,這還是畢艾羅頭一次見到他,與自家圓滾滾的父王完全不同。

  事實上,這種王室成員跟著國慶遊行的事情,同樣也是一國王子的畢艾羅再熟悉不過,可是從前他俯瞰快樂國的人民時,他們可沒像蘋果國的民眾這麼熱情,看來蘋果國王室的聲望在民間的確非常高。

  天空中有小妖精不停地灑著蘋果花,國王親切地和人民揮手。在國王之後,則是與轎子和衣著全都閃閃發亮的前者不同,整個轎子都是暗色系、人也一身黑的王后。而當國王與王后離去後,人群的尖叫聲更是飆高到了一個可怕至極的分貝,畢艾羅終於忍不住遮住耳朵,原來白雪在他們國家裡的人氣當真這麼高?!

  白雪公主的轎子當然沒比地位更高的國王華麗,那身可愛的藍色連身裙也散發不出黑王后神秘又美麗的氣質,可是,只要她對著底下的群眾露出禮貌性的笑容,所有人都像瘋了一樣,拼命尖叫嘶吼!高高舉起他們身上所有能甩的東西,帽子、圍巾、手套、甚至有人將外套脫下來甩動,溢美之詞也不絕於耳,還有的年輕男子連求婚的發言都叫出來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畢艾羅的錯覺,總覺得小妖精們在白雪出現時,灑花灑得更勤,幾乎是在下花雨了。

  幾分鐘後,白雪離開,一大半的群眾都尾隨而去,幾乎沒什麼人留在原地看最後一排的花妖隊伍了。畢艾羅相信白雪並沒有看見混在人群之中的自己,兩人沒有對上視線。

  「怎麼樣?我們蘋果國的國王、王后、公主,都是數一數二的帥氣美麗又可愛吧!」矮人首領驕傲地說道,金髮男孩敷衍地點了下頭,專心欣賞最後一個種族的表演。

 

    西瓜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